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抗日战姬异闻录】(4)恶魔的诞生
【抗日战姬异闻录】(4)恶魔的诞生
八年前,帝都两位服装与龙国人格格不入的娇美少女,同打一把洋伞,在干
道上渡步而行。
  少女们的打扮实在是奇怪,和式的和服下搭着西式荷边围裙,白色蕾丝手套
握着西式洋伞,足踏褐色高跟马靴。不东不洋的服装搭配确实很吸引路人的眼球。
【抗日战姬异闻录】(4)恶魔的诞生
  然而比起服饰更吸引路人的,是两位少女惊为天人的姿容。虽然少女们年纪
尚小,然而精致的五官,知性的气质,完美的美人胚子不知数年后会成长为何等
的倾国倾城。
  其中一位稍微年长些的,深红色的长发梳成自然直,大方知性的气质,轻盈
匀称的体态,充满的健康美。而稍微年幼些的,绝世的姿容,更是让人无法移开
眼珠。褐色的秀发精心烫成大波浪,两鬓更是卷成罗马卷。气质柔弱温婉,眼波
流转,步步生莲。
  「神风姐,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初中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
  「我嘛……打算考个军校哦。」
  「女……女孩子参军……虽然姐姐从小不输男子,可是合适吗……」
  「以前是不行,可是春风。你可知外骨骼机甲?」
  「不知道。那是什么?」
  「你啊……要多关注点时事,别只知道闷头钻研那些过时的医术了。」
  神风向自己的妹妹介绍着外骨骼机甲,源自日不落帝国的最新战争机器。这
机甲通过机械的辅助,极大了强化了单兵作战能力。虽然现在可能只能以一敌十,
但虽然机甲技术的发展,未来出现能以一敌百敌千敌万的机甲也不是不可能。最
重要的是,外骨骼机甲抵消了男女身体上的差异,使得神风这种反应和计算能力
超群的女孩子也有了上战场成为王牌尖兵的可能。此时的升阳帝国,在一次又一
次的作战胜利中,从上至下都弥漫了一种自信乃至于膨胀的氛围,他们坚信自己
已是世界最强的国家之一。民众们无不希望通过挑起更多的战争,重新洗牌世界
格局,从各大西方列强嘴里抢肉,掠夺利益。像神风这样希望打仗的战争狂,在
当时的升阳国内并不在少数。也正是因为如此,神风才会带着她的妹妹春风从小
来龙国当交换生。未来升阳的扩张,龙国必是第一站。只要成为龙国通,神风成
为升阳机甲战士,为国效力的梦想就更近了一步。
  也正是因为如此,神风来龙国这么多年,对这个未来注定让自己扬名立万的
踏脚石的国家没有任何归属感。从未穿过一次龙国的服饰,带着妹妹一直穿着升
阳近年流行的和式洋服至今。
  「啊差点忘了,大白菜昨晚吃完了。我现在去买,你自己先回去吧。小心点,
现在外面似乎有点乱」
  「嗯那好,姐姐你早点回来哦。」
  年幼单纯的神风,如白纸般无垢的小脑袋里,根本无法理解姐姐口中的「有
点乱」是什么意思。走入了以前常走的小巷里准备走近路回家。
  「呃……痛死我了……」
  葛瓦腊,当地的一个惯偷。不知咋的昏了脑袋,这次偷到了富人区来干票大
的。结果被保安抓住一堆打,打得半死甩到了小巷里。
  「大叔?你怎么了?」
  葛大叔睁开半死不活的双眼,只见一位綽約多姿的大家闺秀,凑着她那天真
无邪的娇美面颊,向他嘘寒问暖。从来没被人正眼看过的惯偷大叔,一时之间宛
如置身梦里,不知如何回答。
  「啊大叔你大腿上留了好多血……给我看看。」
  春风的梦想从小开始就是成为一名医生,被她新潮的姐姐嘲笑东洋医术早就
过时,所以开始接触西方医学,准备两年后毕业考个医学校。对救死扶伤极感兴
趣的她自然不会放个这个机会,虽然眼前的大叔几天没洗澡,散发着恶臭,化脓
的伤口上苍蝇嗡嗡的飞,然而她还是忍着恶心,动手褪着大叔的裤子。
  可是大叔的裤子被血液紧紧黏住,脱不下来。春风只得从包包里掏出随身携
带的医疗工具包。
  「大叔对不住了,裤子我赔你一条就是了。」春风从包里随手掏出能买下几
百条崭新裤子的钱,塞在大叔手里。再掏出小剪刀,将大叔的破烂不堪的裤子从
伤口上剪下。
  「小妹妹,你……」葛大叔已经完全搞不懂情况了。一位天仙下凡般的小妹
妹,又是给他钱,又是扯他的裤子……他怀疑他是活在梦里吗?
  「啊……好严重的外伤,已经化脓了。」春风轻轻除去手上的白色蕾丝手套,
露出之下冰肌玉骨的小手。用酒精洗过之后,轻轻的拿纱布擦拭着脓血。发现脓
血和污垢完全混入伤口之中无法清理之后,春风稍有犹豫,还是咬了咬牙,俯下
螓首探入大叔的胯下。
  葛大叔完全惊呆了,仙姿玉质的大家闺秀,居然俯在他的胯下,用力吮吸着。
自己的脓血和污垢,沾染了少女白玉般的面庞和娇嫩的樱唇,加上少女的玉手和
面颊在吮吸中不断蹭着自己勃起至极的肉棒,让大叔如置梦中。
  「呸……呸……」春风吐出口中的脓垢,大叔胯下的伤口颇深,深处的脓血
一时吸不出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加大了吮吸力度,甚至用小舌头轻挑着伤肉。
  娇美的樱唇,柔腻的小舌头,在自己胯下舔舐吸吮着,天使般的娇容好不嫌
弃的在自己两只大毛腿间上下蠕动着,大叔爽的不能自以,浑身发抖。
  「呃……咳咳咳……呕……」春风虽然将深处的脓血吸出,但是用力过猛,
不慎将脓血就着脏垢吸入喉中。救人心切的她最后还是放弃了呕出,忍着恶心咽
下后,取出药和绷带,包扎着。
  包扎好胯下的伤口后,春风小心的跨坐在葛大叔的身上,玉手轻捧着大叔的
面庞,嘟着小嘴凑了上去……
  「呼……呼……」
  春风娇嫩欲滴的檀口,呼气如兰,轻柔着对着大叔的伤眼吹着气,小心的清
理着眼中的血污。
  大叔爽的不能自已,勃起的肉棒悄悄的在春风的股间抽动着,双手探入荷边
围裙内,顺着少女玉腿的曲线,感触着她比丝绸更顺滑的肌肤触感。

被美少女凑在脸上呵着香气,手抚着她经过悉心良好保养的滑腻玉肌,大叔
的欲望被完全挑起。爱抚又不能完全满足他越来越干渴的喉头。他决定诱骗这位
看似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小妹妹……我这里好疼,快帮帮我。」
  「哪里疼?给我看看。」
  「这里肿的要死,快帮我泄泄火。」
  大叔抓住了春风的纤弱的皓腕,引着玉手探向了胯下。
  春风感到自己的小手,抓着一根滚烫建议的棒状物上,熟读西洋生理学的她,
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什么,顿时羞红了脸颊。
  如凝脂般滑腻的手心触感,纤细灵动的指尖,刺激着大叔大口大口吸着凉气,
浑身发抖。
  「你……臭流氓!!放开我!!」
  大叔没想到眼前看似纯真无垢的少女居然并不是想象中的不谙世事,便撕破
脸皮狠狠抱住少女往怀里挤压,一张臭嘴直往春风的脸上吻。
  「流氓……呃!」春风好心救人却被人猥亵,虽然她性格温婉还是难得了发
了火,狠狠的用力一掼,将大叔掼在了地上。
  「啊……不好……你没事吧?」春风被猥亵心里一顿羞涩,头脑发昏忘了大
叔还是重伤之身,用力过猛直接把大叔掼在地上动也不动。
  「打倒升阳帝国主义!!」「升阳鬼子给我滚出去!!」「升阳鬼子还我东
北!!」
  无数学生带着游民,举着各式标语,喊着口号顺着主干道游行着。
  然而游行到主干道时,情况就开始失控了。毫无经验的大学生们根本无法控
制住队伍的情绪,在一些想趁乱捞点油水的流氓的起哄下,队伍越来越乱。
  「疯了……疯了……」
  神风呆滞看着这一幕幕,她早听过最近帝都的大学生会针对升阳在龙国东北
的军事行动的大游行。只是她没想到所谓的游行居然规模如此浩大。虽然大学生
们还能控制的住自己,那些混在人堆里流氓们就不好说了。
  「不行……看情况离大暴动不远了……我要快点回去……春风有危险!」神
风隐入小巷,穿着胡同小道赶回家。
  「快逃……话说你还记得这次一共顺了多少。」「太乱了,一群凯子在抢名
表首饰,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抢了到底说少。」「顺的鬼子的??」「这条街哪有
鬼子啊……其实我顺的都是自家人的店嘻嘻嘻……」「哇你可真有才啊……」
「我还好啦,东边的伙计看到个穿个汉服的女娃就故意说是鬼子的和服,直接趴
到了轮干,劫财还劫色呢嘻嘻嘻。要不是那群多管闲事的书呆子过来装圣人,那
女娃估计要被直接干死。」
  两个趁火打劫的流氓,被几个大学生追得紧,逃进了小巷,却看到一位穿着
奇怪和式洋服的少女,和个衣冠不整的流氓扭打在一块。少女用力一掼把流氓狠
狠掼在地上一动不动。
  「快你们从那边绕过去,别让那两个趁火打劫的人渣跑了!」
  那几个大学生接着对附近地形熟悉,抄着近道将流氓包围了起来。一个流氓
见势不妙,灵机一动大喊「打死人啦!!打死人啦!!鬼子打死人啦!!」
  「不……我没有……」春风见这么多人冲进小巷以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虽
然没做错什么,但天性沉默怕生的她还是想一走了之。
  「啊……你……」殊不知葛大叔根本就是在装晕,被掼倒在地的同时伸出手
环抱住了春风的小马靴,让春风动弹不得。春风还没来得及将腿从大叔怀中抽出,
就被两个假装见义勇为的流氓狠狠扑倒在地。
  一群学生仔从后追上,看到一位浑身是伤的大叔倒在地上动也不动,刚才他
们冲进小巷里时也远远的看到这个和服少女将大叔掼倒在地的画面,少女是施暴
者的印象就是春风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对不起,我们一时糊涂了!我还以为那些个人是鬼子我才抢的。我把赃物
还给你们,把这个小鬼子给好好教训一顿才是正事,你说是不是啊书生仔。」两
个流氓灵机一动,将大部分赃物退还给学生仔。反正等下在这身穿高级布料的有
钱小鬼子身上能讨回来更多。
  虽然给游行队伍里的两个害群之马一点教训固然重要,但是教训这个鬼子暴
徒才是正事。游行了一天只在那瞎吼吼,又不可能对着无辜的鬼子平民动手,这
个居然敢对龙国平民施暴的小鬼子,不就是他们最好的宣泄口吗?而且……
  这小鬼子看起来不过是初中生,但温婉知性的气质却有着超过她年龄的成熟。
加上楚楚动人的外表,撕扯之中露出白嫩凝玉般的香肩,让几个大学生忍不住吞
了口口水。
  「各位,我是这个婊子的老师,她叫春风确实是个小鬼子。她姐姐神风是鬼
子军队的,她们全家没一个是好东西,死有余辜!」
  春风挣扎中看到来人,竟是她学校的秃头体育老师,整天用色咪咪的眼神看
着姐妹花。记得有一次姐姐光着一只脚跑回家对她哭诉她被秃头关在体育仓库里
咸猪手猥亵「你……你胡说,各位不要信他胡说啊。」
  领头的大学生默默的从春风的包包里掏出钱夹,取出里面的学生证。
  「学生证上写的是……春风?日本交换生。老师你说的没错啊。哦这里还有
个照片……」
  照片上的是两个年幼的少女,一个是小时候的春风,另一个从长相上能看出
是春风的姐姐。姐姐穿着升阳童子军的军装,和妹妹在龙国东北的伪国里的升阳
兵营门口拍照。照片后写着【春风妹妹,谢谢你这么远来伪国看我。我一定好好
训练,未来为国效力。神风于2032】这张照片是神风作为纪念强行塞给春风的,
姐姐盛情难却春风就从小一直带着,没想到这张照片成为了将她推入无间地狱的
最后一根稻草。
   领头的大学生狠狠的将照片揉成团。
  「你他妈的鬼子杂种,给我死啊啊啊啊!!」狠狠的一脚往春风小肚子上踹
去,娇弱的初中女生那经得起这一脚,痛苦的哀嚎之后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了。
  「爸爸……妈妈……呜呜呜呜……」那位领头的大学生,悼念着死于伪国的
父母,哭着跑出了小巷。
  【痛,好疼啊……肚子里被绞着……内脏被踢裂了吗……这样下去会死……
】「救救我……我肚子好疼……应该是内出血了……再不去医院真的会出人命…
…拜托了老师……」
  「哈哈哈你装什么呢小鬼子,给我乖乖在这呆着吧!」两个扑在她身上的流
氓,用力撕扯着春风的荷边围裙。宽敞的和服在撕扯中敞了开来,流氓伸入双手
爱抚着春风滑如凝脂的玉肌,感触着少女华奢的身体曲线。
  秃头老师颤抖着解着春风马靴上的系带。
【抗日战姬异闻录】(4)恶魔的诞生
  「臭婊子,我早就想上你和你姐了。小小年纪就长得这么骚……」春风在学
校的男生里人气一直很高,男生都偷偷评她为校花。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她,比
英气逼人的神风更合男人的胃口。秃头老师在体育课上不知意淫了她们姐妹的大
白腿不知道多久。最近他鼓起勇气找了个机会把神风骗到体育仓库,殊不知神风
娇小的身躯里竟暗藏这么大,佯装无力认命任凭秃头在她身上乱摸,趁他不备狠
狠的咬了他伸入口中的舌头,小马靴狠狠踹着秃头的下体。踹的秃头疼的哀嚎又
爽的不行,忍着疼痛抱住了神风的小脚,在挣扎中神风强行扯下了自己小马靴逃
回家。
  到手的美肉逃掉让他很是恼火,只能对着拿抢回来的可爱马靴,回忆着神风
的娇嫩肌肤触感自慰,瞄着靴口往靴内射精着。并盘算着如何找机会猥亵神风的
弱气妹妹,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地方找到了机会。
  秃头除下了小靴,从上而下一点一点的褪着春风的白丝。随着白丝的逐渐滑
落,之内滑如凝脂无瑕如玉的美腿带着香气,一点一点的显现,看着秃头的肉棒
兴奋的乱跳。秃头用用手掌和舌尖确认着春风玉腿完美的曲线和吹弹可破的肌肤,
比象牙石柱更晶莹无暇的美腿带着少女因为痛苦渗满的香汗,爱抚起来更显腻滑,
爽的秃头呼吸急促诞水直流。他低吼一声将春风的玉腿支在肩上,大力啃咬起来,
渍渍有声。
  春风无法忍受腹中大出血带来的剧痛,泪流满面却有痛的哭不出声。只能无
赖的感受玉腿被恶心的秃头老师猪拱狗舔,恶臭的诞水顺着玉腿曲线缓缓滑入腿
根。
  两个流氓也开始了正戏,一边大力揉捏着春风娇小的纤乳和粉腻的乳头,一
边强吻着春风优雅的玉颈和香汗淋漓的美背。双手解下春风内裤上的系带,手探
入其中扣挖着。他们感受着春风无力的颤抖,和随着扣动的节奏一下接一下紧绷
的胴体。
  春风紧闭双目,死咬压根忍着腹内剧痛,五脏六腑大出血的剧痛不但没有让
她休克,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反而让她的五感敏感了数倍。感受着身上被大手臭嘴
猥亵的感觉,比体内的痛楚更让她感到绝望。
  「姐姐……我应该是要死在这了……你身体这么好应该能逃掉了吧……别为
我报仇……自己逃就好……」
  看着熟悉的娇躯,散发着晨露般剔透晶莹,在一群肮脏人渣的身下被亵渎着。
神风躲在一个巷口外的墙角处,哭的泣不成声,背贴着墙缓缓滑下……
  春风……都怪我……都怪我为什么要让你自己回家……
  仿佛听到春风心中的吁求,神风咬着自己的手指忍着冲出去救妹妹的疯狂想
法,她偷偷记着这些人渣的长相,将他们铭刻于脑海。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些人渣
亲手送下地狱慰藉妹妹的在天之灵。
  「啊哈哈哈,小女娃的嫩逼就是又滑又紧啊,爽死我了。」
  「帮我一下,把这婊子的屁眼撑开,我玩后门好了。」
  春风摄人心魄的嫣然花容,配上大家闺秀的婉约气质,让旁边围观的几个大
学生终于战胜了自己的心魔,蜂拥而上在春风的肉体上发泄着自己的肉欲。
  春风的意识逐渐模糊。
  粗硬的肉棒捅入春风的檀口,用力顶着喉咙抽送着。她能感受到处男大学生
因为自己温暖柔嫩的口腔包裹肉棒舒爽快感带来的酸麻颤抖。
  两个大学生抓着她的玉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春风春葱似的小手,羊脂般白
滑的手心在自己的肉棒上撸动的感觉,比自己打手冲舒爽多了。特别是自己前列
腺液在少女无瑕的指腹上尽情地涂抹的感觉,让他们感到极度的放纵。
  一个流氓眼翻白,诞水直流,完全不顾自己的肉棒撕裂了春风幼小的花径,
全力抽动着腰「哦,太爽了……这滑嫩感好像要把鸡儿溶进去。啊这骚货的嫩逼
还会抽动呢,吸的我好爽。」「我也是,这屁眼又紧还会动啊,看我操爆这小鬼
子的屁眼,呃……啊……」
  春风因为剧痛,全身肌肉开始不住的痉挛,倒是让她的娇嫩花径和菊门死死
包裹着流氓的肉棒,紧密的没有一丝缝隙。大力的蠕动,仿佛无数双小口,吸吮
按摩的流氓的肉棒。如同一个无底的榨精漩涡,吸取着男人的阳精。
  两根大肉棒顶着春风浑圆酥嫩的粉臀,上下起伏着,隔着一层肉,互相感受
着对方肉棒的形状。两双大手撕扯少女全身柔若无骨,充满弹性和青春活力的凝
脂玉肌,只觉触手处滑如凝玉,触手生香。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划满了春风
欺霜赛雪娇嫩无比的肌肤。
  「我……不行了……兄弟先走一步。」「我也不行了……一起来吧……」两
个流氓身体用力往前一顶,积存已久的阳精朝少女体内身处喷射而入。大学生们
也触电似的全身颤抖了,朝着眼前的粉雕玉啄的胴体抽射着,滚烫的白浊一股接
着一股在春风纯洁无瑕的华奢胴体上沾染着自己的肉欲。
【抗日战姬异闻录】(4)恶魔的诞生
  秃头老师用力扯下还在沉浸于射精快感的流氓,将自己的肉棒狠狠插入春风
的娇嫩花穴,重重的撞在她的花心大力抽动着。
  「我终于干到你了……夹的真紧……马上死了也值了。你是我的……你是我
的……我干死你……我干死你小骚货。」
  因为身强力壮才勉强走关系在一个名校里讨到个体育老师的差事,比起其他
乳臭未干的初中小娃。对于早熟的神风姐妹,这对来自升阳的留学生,他不知
意淫了多少次。每天晚上都妄想着能和两个小尤物双飞,用自己的肉棒狠狠的让
盛气凌人的姐姐求饶,让知性优雅的妹妹沉迷入肉欲的深渊。今天他的目标终于
完成了一半,浑浊灼热的浓精,在他一声声兴奋的低吼声中在春风的子宫内射宣泄着。
  一直在装晕的葛大叔也爬起来借着残精的润滑狠狠的抽插着菊门,爱抚撕咬
着怀中的闻香暖玉。他可不管少女之前是怎么努力的想救他,他只知道他要在这
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的体内留下自己的痕迹。
  感受着秃头老师如同热铁般的肉棒撕扯着自己的下体,撞击着自己一片狼藉
的五脏,热精狠狠的冲击的自己的体内深处。以及菊门被一次又一次的撕裂伤口
一次又一次被扯开的剧痛,以及被大叔恩将仇报比肉体的苦痛更疼的心伤。春风
感到自己的意识随着瞳孔逐渐开始模糊,在下体和讨厌的秃头老师以及葛大叔融
为一体的恶心感触中,仿佛在两个男人密不透风的搂抱中,被带着一起升上了天
堂。
  「我要走了……再见姐姐……以后只能拜托你自己煮饭了……其实你煮的饭
很好吃……学着淑女一点的话喜欢你的人一定比我……」
  发现春风死后,大学生们似乎被吓到了,胆小的他们连忙穿上衣裤逃窜。丧
心病狂的流氓们和秃头老师不愿放弃这举世无双的美肉,继续在春风逐渐开始冰
凉的遗体上亵渎着。直到他们再也射不出为止,因为惧怕被发现,万分舍不得的
离开了。只有葛大叔,还在春风的粉雕玉琢的胴体上流连忘返。
  「你们这群有钱人鼻子朝着天看人,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被我干到死……
妈的这小嫩逼被干这么久还是这么紧……这小美人就应该被我们男人干……」
  「哦是吗?人渣!」
  葛大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只小马靴狠狠踹在了他的后颈上,头发被扯
着从春风身上拉起,用力之大连头皮都被扯出个口子。
  「啊!!!放过我……这婊子是个小鬼子,我只是……」
  「只是什么??说啊!!」
  葛大叔回头,之间一个穿着和身下少女之前同种服装的美貌女孩,凛然着脸,
含泪的美目里杀气无法遮蔽着杀气迸发而出!
  「救……救命啊!!鬼子杀……」
  话没喊完,神风一脚踹向大叔的胯下,尖尖的鞋跟狠狠的扎穿了大叔的肉棒。
大叔两眼翻白,趴到在地,浑身战抖,再也发不出声。
  「啊啊啊啊!!去死吧人渣!!」神风抓起妹妹的洋伞,用伞尖狠狠的刺入
了大叔的咽喉。大叔两腿一蹬,不动了。
  「快来人啊!!鬼子杀人了!!快来人啊。」
  神风连向妹妹遗体告别的时间都没有,看了妹妹死不瞑目的遗容最后一眼后,
拔腿就跑。
  神风已经忘了她是怎么逃到去往东北伪国的火车站的。在冲出小巷后,发现
自己逃亡的第一站,自己的家早已被流氓们占领洗劫一空,流氓们放着火欢呼着。
虽然大学生们赶走了流氓,在那救着火。然而神风并没有向他们求救,在她的心
中,对龙国仇恨的种子早已埋下。
  春风妹妹,我一定会一个个手刃那几个人渣,为你报仇的……
  数年后
  「啊啊啊啊……老婆啊!!!」
  一位流氓,后来找了个老婆,开始洗心革面痛悔自己的过去年轻犯下的罪过。
为了逃避升阳的侵略,让他带着老婆儿子想混在难民群里逃跑。没想到一个丧心
病狂的升阳机甲兵,对着难民堆开起了火,一炮将他的老婆轰为渣滓。其他难民
纷纷哭喊着四散而逃。然而那个机甲兵似乎根本不在意其他难民,她只针对流氓
一个人。
  「你他妈的是谁啊!!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些没有威胁的小民开火!!啊!!」
  机甲兵一脚将流氓踹倒,机甲提升的身体能力,直接将流氓的肋骨全部踹掉。
再一脚狠狠踏着他的肚子,享受着流氓抓着她的脚腕痛苦挣扎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杀我妈妈……呜呜呜……放开我爸爸……」
  神风一手抓起孩子,俯视着足下的男人,另一只手缓缓摘下自己的头盔「还
记得几年前死在你们手里的那个可怜女孩吗?」
  看着少女似曾相识的面容,流氓终于想起了当年被他轮奸至死的女孩。
  「啊……你是她的姐姐?」
  「记性不错,这是给你的奖赏。」
  可怜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被神风捏成肉泥,血液和泥碎从手缝中
落下,砸在男人的脸上。
  「你* 」
  「春风,姐姐给你报仇了。这是第一个。」神风玉足轻踩,男人的头颅被化
为了碎片。
  呵呵……好像突然享受起杀人的感觉了……
  神风露出狞笑,戴上了头盔。手中的机炮,竟瞄准了手足寸铁的难民。
  炼狱,降临于大地之上。
  「神风姐……神风姐……醒醒我们到了。」
  「呃……我睡了多久啊。」
  「从上车起就睡到现在,已经到了啊。我姐姐还在等你呢。」
  神风和荒潮走下了轿车,踏入了四皇子为了就任仪式订的酒店里。她们因为
魔都之战出色的表现要在这里接受四皇子的接见顺手把从列克星敦那俘获的机甲
献给四皇子。
  神风看着眼前和自己过世的妹妹拥有相同发色的少女,不由得露出了温馨的
笑容。
  「呃……神风姐你今天吃错药了吗?笑的好恶心,完全不像平时不拘言笑的
你哦。」
  「没事荒潮,我们走。你姐姐还在等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