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抗日战姬异闻录】(3)堕落的天使
【抗日战姬异闻录】(3)堕落的天使
龙国魔都
  数十名全身被包裹着如同木乃伊般的医生手持大量编织袋在大街上目无旁人
的疾行着。
  附近的街坊早就对此景见怪不怪了。近来升阳军方在罗马教廷隔壁设立了西
式医院,双方合作针对因为战争流离失所的游民而作免费医疗,每隔半个星期就
有一群游民进入,出来的无一不对里面的教廷修女的服侍赞不绝口。虽然时不时
就会如今天这般,大群医院的医生去教廷收拾医疗废弃物,但看在福利的份上街
坊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位医生厌恶的对同事抱怨。「又要处理【医疗废弃物啊】。这混蛋日子啥
日子才是个头啊。」
  「小声点,让院长听到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哈,快看快看,看看是谁来了?」
  教廷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辆造型浮夸的跑车从门内窜出疾驰而去。
  「哇噻这车,好想有一辆……」
  「别想了傻佬,这车的价钱足够买下一条街了。」
  跑车顺着主干道一路狂飙至城外林荫小道。
  扎拉,很享受在郊外狂飙的感觉,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开着她的跑
车出去飙上几圈。
  脱掉修女袍,解开盘起的头发。从小作为圣女虔诚侍奉神明的她,也许只有
在这辆车里独处的时候,才会露出她的本心。
  pong……
  「怎么??爆胎??」扎拉艰难的操纵着失去平衡的跑车在泥地里漂移着。
  「嗯,看来是人祸呢。」在车停下来的刹那,扎拉看到一群土匪模样的男人
带着各种武器朝她冲来,铁棍卡住轮子,将车围得水泄不通。
  「哈哈哈老大,看这车,看来今天捞到条大鱼呐。」
  「是啊,最近兵荒马乱完全捞不到油水,总算给我逮到条大的给弟兄们开开
荤。喂!不想死的就从车里出来!」
  车门才刚开出一条缝,土匪们就已闻到一股闻所未闻的高雅的香水味。和窑
子里油腻脂粉味不同,这体香仅仅只是闻闻就让他们心旷神怡。
  一只套着白色皮制高跟马靴的小脚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点在了肮脏的泥
地里。
  仿佛不属于人间的绝代风姿,从车内走出,风韵娉婷的站在一群蓬头垢面的
土匪之中。
  柔顺飘逸的金色卷发自然的披在肩上。白色毛衣包裹不住魔鬼般惹火的身材,
套着黑丝裤袜的修长双腿穿着一条白色迷你裙。清澈透亮的酒红色瞳孔,细长的
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清冷如冰的肌肤不施粉黛,透着淡淡的粉红,薄
薄的樱唇如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那线条优美的面部曲线,配上那由内而外散发
出的高贵圣洁的气息,让许久未尝荤味的土匪们下体纷纷顶起了大帐篷。
  「老……老大……居然是个洋马子……」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干死她……今天一定要干死她……」
  「老大一定要绑她回去压寨……哪怕每天只是看看她……我死了也愿意……」
  扎拉对土匪们粗鄙之语不置可否,默默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向了土匪头子。
这块的土匪她记得早已投诚了伪军卖国求荣,谅他们不敢对她这个升阳军方的贵
人怎么样。
  「我是罗马教廷的大主教,识相的就快给我滚。我也不要你们赔轮胎钱了,
赶紧给我在我眼前消失!」
  土匪头子根本接都不接证件,反而狠狠抓住了扎拉伸向自己的小手。布满老
茧泥垢的肮脏大手像是盆饥渴恶兽的大口,狠狠的吞没了嘴前的美肉,在口内咀
嚼着。
  「什么……大……猪脚……呵呵……快看这小手……好嫩好滑……」土匪感
触着手中的羊脂嫩玉,这滑腻的玉手要是轻抚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会是何等销魂
滋味!
  「你……拿开你的狗爪子!我是升阳的贵人!信不信我一句话能让你们整个
山寨今晚就从这里……呜……你们想干什么!!」
  「摁住她!!快!!啊好痛敢踢老子!!你抓着她的脚!!快!!」
  扎拉倒是学过龙国的官方语言,虽然还有很重的口音但自以为足够无障碍交
流了。殊不知龙国语言复杂,出了城市,百里就是一种方言。这些土匪本来就对
官方用语不是很熟,加上扎拉的罗马口音,更是完全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可
怜的扎拉,就像遇到土匪的秀才,啥道理都说不通。
  「可恶……完全听不懂人话!!那这个总听得懂吧!!」
  扎拉抽出了手枪,狠狠的朝土匪头子扣下了扳机。发现自己啃到硬骨头的土
匪头子吓得几乎要尿裤子,这群乌合之众没了带头的只能四散而逃。
  咔嚓咔嚓……
  「什么……怎么会……啊糟糕……刚才在教廷处决了一个异教徒的流民的时
候我把子弹都……」
  「你他妈的跟谁装呢!」捡回一条命的土匪头子一巴掌将扎拉扇的晕头转向,
连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都被扇飞,落在泥水里,最后的求救手段也没了。扎拉眼含
泪珠,脸颊微微肿起,从小地位崇高又乖巧可爱的她,连她爸爸都舍不得打她。
教会的圣女,衣冠不整,散发着圣洁光芒的雪肤玉肌在无数肮脏土匪的包围下无
力挣扎着,躲避着身上无数双大手的爱抚。刺激的场景,让土匪们疯狂,瞪红了
双眼低吼着。
  「求求你们……我回去一定不告发你们……你们要什么我全给你们……求你
们了啊……」
  「哈哈哈,小美人,钱我要,你人我也要。等你成了我的压寨夫人,你的不
就都是我的了吗哈哈哈。」土匪对求饶的话语倒是听得懂,可见这么多年有多少
人遭此山寨毒手了。
  土匪们架起扎拉,狠狠的掼在跑车后座上,扯下自己身上的布条,撕扯着她
的衣装。豪华的跑车内饰,真皮的宽敞的座椅,在没见过世面的土匪眼里就是最
好的洞房。衣服的残褛,被土匪们在车内甩的到处都是。
  「不要……放了我……反正你们也没办法干我的!」
  土匪们很快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土匪头子兴奋的扯下扎拉的裙子,却没看
到预想中的销魂画面,反而看到一个钢制贞操带守护着圣女最后的尊严。
  「他妈的怎么洋马子来了咋这啥都没学会光学了这玩意!!!这玩意连我们
这的娘们都不用了好么。」
  在尝试过扯动却只在手指上留下深深的血痕,气的土匪头子用力扯着扎拉的
头发狠狠的甩了两巴掌。
  优雅的圣女在土匪的暴力勉强哪有之前高冷矜持的样子,泪水布满的面颊低
声求饶着,祈祷着上帝的垂怜。
  「妈的这玩意带回去慢慢收拾,老子就是拿电锯削也要把这瓜玩意削下来!
现在拿你的屁眼泻火吧!」
  土匪狠狠的将扎拉翻了个面,粗大黝黑的肉棒散发着恶臭,涂抹上自己的唾
液润滑着,用力顶在扎拉的菊门上。自以为得救的扎拉,哪知道男人对女性的肉
体的渴求远超过她的想象。
  「什么那里??不……不要啊!!那里怎么可以,啊啊啊!!!」
  唾液的润滑只是杯水车薪,土匪头子硕大无比的肉棒显然和扎拉未经开发的
菊门根本不对尺寸。急于泻火的土匪头子也不想怜香惜玉,娇嫩紧致的后庭还没
来得及适应闯入的异物,就被大肉棒狠狠撑开撕裂。嫣红的鲜血顺着后庭渗出将
黝黑的肉棒染上淡淡嫣红,宛如处子之血一般。
  扎拉紧致的后庭,死死包裹着土匪头子的肉棒,连一丝缝隙也没有留下。娇
嫩的菊肉配合的肠道,因为痛苦痉挛着,好似无数双小手挤压按摩着肉棒,让土
匪头子极为受用。
  大占上风的土匪头子,一脸狂热的双手从背后紧紧环抱住扎拉的娇躯,庞大
的身躯将她压在后座椅背上动弹不得。左手顺着腰部曲线向上捏住胸部搓揉着,
右手扯着扎拉的秀发。痛的扎拉跟着土匪头子的拉扯转过头去,点点樱唇被土匪
的大口包裹。
  扎拉感到自己的下体,被一根灼热粗长的铁棍捅入撕扯着,痛苦不堪。散发
着浓烈口臭的大舌头,强行挤入自己的口中,搜刮着自己的唾液。舌头被土匪头
子捕获吸出口中,被他的双唇夹着动弹不得,肥厚的大舌头一遍又一遍刷舔着自
己的舌头。
  「唔唔唔……恶……」
  双方的唾液混在一块,在纠缠中平分,灌向对方的喉间。扎拉恶心的想吐,
完美的身躯如同残花落叶,无力的随着土匪头子的动作蠕动着。
  随着土匪头子越来越沉重的喘息,粗大的肉棒齐根埋入后庭,顶的扎拉吹弹
可破的小肚子上都仿佛顶出土匪头子肉棒的形状。粗暴的抽插让扎拉疼的眼泪口
水止不住的涌出。
  「好疼……不要……哼……唔嗯……呜」
  肉棒凶猛的进出,挤开一道道肉褶,在后庭娇痴的纠缠下直直地突进,感觉
被一张小嘴紧紧地咬住吮吸,美妙难言。
  「好爽……这洋马子……真的是……极品尤物……窑子那些烂女人根本不能
比……带回去我一定干他娘的……三天三夜……」
  扎拉全身白皙赛雪的肌肤像被欲火焚烧般变得通红,细细的香汗渗满了全身,
下体的剧烈撞击,顶得她娇躯不住晃动,仿佛心脏都要被顶了出来,坚硬的肉棒
似乎要顶穿她的身体,刺透她的灵魂,娇嫩的后庭被不停地猛烈冲击,剧烈的感
觉让她感觉升上天堂。在土匪头子猛烈的撞击下,只能配合着节奏摇动着腰肢来
减轻痛苦,却被围观的土匪以为是在发情,大声耻笑着。
  「看哪,这洋马子摇的多猛,被干屁眼都会发情呐」
  「才没有……呜……上帝啊……救救你的不孝子民吧……」
  扑哧!扑哧!
  大量滚烫的精液灌满的了扎拉的后庭,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扎拉的肠道。超
乎想象的内射刺激的扎拉娇躯颤抖,玉颈高仰,酒红色的美目微微翻白。
  剧烈的性爱让土匪头子也有点受不了,晃动着身体爬出了跑车,望着红着眼
自慰着的土匪们「轮到你们了!记住这马子是我以后的压寨夫人,玩的时候小心
点!一人最多一发,谁玩坏了她的身体老子当场毙了他!!」
  「是是是……这洋马子简直天仙化人,我们怎么舍得操死她……大伙上啊!!」
  华美的跑车内,塞满了蓬头垢面的肮脏土匪。如同罗马上古传说中绝代美神
维纳斯转世美绝人寰的少女,比玉脂更娇嫩的肌肤被土匪们亵渎着,染上了污黑
的脏垢和臭汗。
  「唔……唔唔唔……救我啊……」
  浑身的凝脂雪肌,比丝绸柔滑万倍,被土匪们仔细把玩着。弹性十足,又捏
有拉,爱不释手。
  硕大的美乳,没有任何赘肉的小腹,被土匪啃咬舔舐着,如同无数毛毛虫带
着黏液爬满全身的恶心触感,让扎拉神情逐渐变得哀羞红润,闭上眼睛从小嘴发
出「啊、哦、恩……」
  扎拉发出既痛苦又欢愉、既哀羞又渴望的低声娇吟,有如天使下凡的圣洁美
貌,在这种辱中更加挑逗着男人最野蛮原始的征服欲!足以让男人们最兽性的本
能燃烧爆发,而她身上高雅而魔性的独特气质更是皆正皆邪让人难以琢磨,使她
既像一位不幸落入敌手惨遭凌辱的傲美公主,又像一位大胆不羁地挑逗着强壮雄
性前来征服自己的傲娇女王。
  土匪们贪婪的用手和舌头抚摸和探索着扎拉娇嫩的身躯,从腰,胸部,大腿。
再大口大口啃咬着白玉石般的面颊,接着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再从她的玉
颈上慢慢一边舔一边往下吻……扎拉身上高级香水淡雅的味道,更是让土匪们不
能自拔,沉迷其中。
  特别是那那有着西方人独特神韵的秀靥,在梨花带雨中更是美绝人寰,清晰
而不失柔美的轮廓,西方人特有的闪亮大眼,直挺高翘的琼鼻又不失娇巧,比雪
原更加白皙的肌肤,却同时又吹弹可破似的娇嫩,看着眼中,都不禁让人怀疑,
眼前是不是传说中的天使下凡。
  一位土匪狠狠的将肉棒插入她温暖湿润的口中,贴紧她上颚的软肉,下面又
有滑腻香舌紧紧相贴,就这样被她含住,深含在檀口里面,缓缓滑过香舌,向着
樱桃小嘴里面更深处插去。美目含泪,螓首被土匪抓住后脑勺激烈地上下晃动着,
用口腔与香舌大力摩擦表面,带哭腔的呜咽声让土匪更有一种病态的施虐快感。
  黑丝裤袜早已被拉出一道道口子,白嫩如霜的玉腿在黑丝的衬托下更显诱惑,
土匪们用自己的双掌和大口确认着少女玉腿肌肤的动人曲线和滑腻质感。马靴早
已被除下,一个土匪抓着扎拉小巧的黑丝美足,用力在脚底扯开一道口。将自己
勃起至顶的肉棒插入裤袜破口口内,顶着扎拉脚心无瑕的美肉。再将另一只脚底
压住肉棒,双手抓着脚腕用力朝内挤压搓揉着。脚心滑腻的触感,高级丝袜顺滑
的质感,在前列腺液的湿润下,显得淫靡无比。扎拉纤细白嫩的小脚,在土匪青
筋暴起的黑臭肉棒面前,如落在蟒蛇口中的小白兔,楚楚可怜。
  扎拉幼嫩无力的皓腕被两个土匪紧紧握着,宛如透明的玉手不沾阳春水,没
有任何死皮老茧无一丝瑕疵,连皮下的青色血管都隐隐显露,令人百看不厌。土
匪伸出舌头先舔了舔扎拉美白如玉的手背,然后顺着优雅的曲线将唾液涂满了皓
腕,再直转而上,将扎拉的玉葱般的手指一根接一根的含入口中,用力的吸吮,
感受着凝脂嫩肉和优雅体香。直到扎拉整只美手都沾满了恶心浑臭的唾液,才不
舍的从口中拿出,接着唾液的润滑用力在肉棒上摩擦套弄。肉棒上的臭垢都被扎
拉湿润的玉手刷下,混入唾液之中染成恶心的黑黄色,在扎拉羊脂白玉的美手上
流淌着。土匪看着自己的体垢污染了绝美少女的无瑕美体,不但没有不好意思,
反而有种完美艺术品在自己手里毁灭般病态的快感。
  扎拉如同在欲海中无力漂泊的一叶孤舟,只能无助的祈祷着上帝。身上每一
寸肌肤都沦为下贱土匪泄欲的工具,连菊门都被土匪们掌控征伐着。却有一丝丝
幽幽的快感,从每一处被玷污的肌肤上泛起,流传至全身,集中于胯下,让纯洁
的花径,缓缓的渗出蜜液浸满的贞操带。
  这种羞耻的感觉,从小虔诚侍神,心如白纸般纯洁的圣女一生中从未有过。
扎拉惊异的发现,口中的祈祷竟在不知什么时候起变成了羞耻的呻吟,虽感到背
德无比却又不愿停下。土匪们早已没有用力抓着她的身体,她居然在凭着自己的
本能蠕动着,搓动着足心的肉棒,双手套弄着手中的阳具,连柳腰都迎合着后庭
里肉棒的节奏。
  「看看看这骚货,早说了大洋马都是这么一回事,要狠狠干她她才爽!」
  什么……我……是个荡妇……恶心……难受……但又有点快乐……射……请
狠狠射我……上帝啊……你的子民败给了心中的恶魔……请送我下地狱吧……
  仿佛回应了扎拉的期望,土匪们纷纷射出精液,涂满了扎拉的全身。连绝美
的娇容也被颜射上污臭的白浊。
还没来得及享受射精后的余韵就被后面等不及的土匪拉下车。新上车的土匪,扑
向了堕落凡间的天使……
  一辆摩托车在林间郊外疾驰着,摩托头盔遮蔽了她的面容,但是脑后长长的
如雪般无瑕的白发,还是掩盖不住她清雅的气质。
  「该死的医生一定要我今天早上才出院……还好借了辆摩托,不然赶不上四
皇子的晚会就糟了。好不容易换了个上司,我的人生终于步入了正轨,这次一定
要好好表现……咦怎么这么多人聚集在那里……啊那是高级跑车,难道是土匪抢
劫?」
  少女踩了踩油门,摩托拐了个弯扑向了跑车。
  摩托引擎巨大的轰鸣声让沉浸在肉欲中的土匪们惊醒
  「看那摩托,啊!不好那是皇军!!快跑!!」
  土匪头子本想抱着西洋少女一起走,然而摩托上的女孩掏出手枪一顿点射精
准的打断了他的手腕。痛苦不堪的他只好忍痛放弃了未来的压寨夫人,惝恍逃窜。
救人心切的白发女孩也不深追,先救人要紧。
比传说中天使更美的圣洁少女,欺霜赛雪的肌肤沾满的精液和污垢,在一片
狼藉的跑车里无力喘着气。
  「啊好漂亮的女孩子,这么好的跑车一定是个超级有钱人吧,真可怜啊……」
白衣少女找出块布浸湿后擦拭着扎拉身上的精液和污垢。
  「额……谢谢你……请带我回罗马教廷的大教堂……」
  「喂!醒醒!!你没事吧!!喂!!」
             龙国游击队根据地
  游击队高层们紧张的看着几个男人摆弄着可以称为古董的的老式留声机和磁
带。他们知道每次这场面在他们眼前上演,就意味着一场精彩大戏即将上演。
  他们也并不是没有问过那几个男人的身份,然而那几个男人也只是间接受雇
于雇主来安装播放录影带的,至于雇主是谁,目的是什么,他们一概不知。
  如此大费周章,只因他们的雇主对自己身份慎之又慎,连一丝蛛丝马迹都不
愿暴露。
  毕竟龙国最大游击队的幕后金主的身份暴露出来,那可不是杀个头就那么简
单能解决的。
  男人们插入上世纪的产物,如同小方黑盒的磁带摁下播放键,带着如同粉笔
摩擦黑板一般艰涩刺耳的机械合成音,讲述着又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游击队没
有人敢反对,原本如图星火般渺小的散兵游勇能发展到今天多亏了这个神秘金主
的无偿支持,这个金主的能量大到甚至可以让他们获得大量远胜升阳正规军的机
甲,仅凭这点就足够令他们对金主无条件服从。而金主会从无数游击队里选中他
们也是因为他们足够听话。毕竟聪明人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其他的棋子太过聪明
只会被自作聪明所误。
              飞虎队秘密基地
  飞虎队机勤们紧张的忙碌着。升阳的四皇子的上任晚会,少了他们的「出席」
可不行。按原计划,今夜飞虎队和龙国政府军机甲部队将在城西突入奇袭。升阳
主力部队必然会集中于内城保护四皇子,外城空虚正适合他们大干一场,算是献
给四皇子的一次下马威。
  「二小姐,有封给你的密信。」
  「谁给我的?」
  「不知道。是一个小孩送过来的。他说是一个大叔给他的。」
  萨拉托加思索着信主的身份,应该不是龙国政府方,否则没必要如此故弄玄
虚。难道是游击队?然而这信封造型古朴还带有朱砂印戳,不像是游击队那群泥
腿子的风格。
  如果另有其人,那意味着连升阳军方都不知道的飞虎队秘密基地的位置居然
已经被信主知道了……
  那个信主是何方神圣?
  不管了出击在即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萨拉托加打开了信。
  信竟是从报纸上剪下各种英文字母组成,看来信主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连字迹都不想暴露:【萨拉托加小姐,我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们应该准
备执行对魔都外城的突击作战了。】
什么……信主连这个都知道……
  一种全身被完全看透的澈凉感灌满了萨拉托加的头顶。
  【所以长话短说,请信任我,你可以当我是游击队的一员。请你们立刻终止
这次无谋的作战行动!龙国政府高层已经被升阳卧底渗透,你们的一举一动全在
他们眼皮底下看着,他们早在外城布满了陷阱就等你们踩入。然则这也是个千载
难逢的机会。升阳自以为你们中计,我们亦可将计就计。让龙国政府军去中伏牵
制升阳主力,则内城防卫必然空虚,我们可直接斩首击杀四皇子。然而这仅靠游
击队的力量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你们飞虎队的协助,只有你们可以击溃四皇子
的近卫队!首先,请你们……】
  萨拉托加手汗浸满了信纸,闻所未闻的大胆计划令其心动不已,但如果是敌
人的陷阱怎么办……
  不……不会的……如果是陷阱,直接在外城设伏就可以一举击溃我们了,何
必搞这些幺蛾子。而且……
  我不给那些鬼子放点血,姐姐的亡魂也不会心安的吧……
  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对于我而言,还有什么筹码是不能输的呢……
  萨拉托加打开了蓝牙耳机「飞虎队各队长,停下手中的活,马上到我这集合!
作战计划有变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