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情缘】第4集~第37章 万剑归宗
【风雨情缘】第4集~第37章 万剑归宗
第三十七章万剑归宗
  南宫紫霞火中涅槃吸引了无数关注,卫无涯目中异彩涟涟。
  宁楠从未见过他如此意气飞扬的模样,心中暗忖难道步夜风与卫无涯早有矛
盾只是各自隐忍,此刻已到了撕破脸的时候吗?一念至此不由振奋,魔宗内有嫌
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宁丫头莫分心,现下咱们说一说《阴阳大法》的缺陷。」卫无涯忽而肃穆,
转变之快令人咋舌。
  宁楠险些嗤之以鼻,生死关头的当儿忽然说起劳什子的缺陷,还莫要分心?
分明是东拉西扯想要引我分心!本宝宝全神贯注岂能再上你的大当。手中三箭连
环,箭光组品字形飞射,正是昔年战胜方玄衣的「三绝箭」!
  卫无涯守御得风雨不透道:「我精修《阴阳大法》千年,始终勘不破个中玄
机——为何丹田内自成一方世界,却无金丹元婴之变。」他一边传音一边全转守
势,一字一句慢慢道来似要让宁楠记得清晰:「这片天地的好处你们也心知肚明,
可你们是否想过,日月星辰山川草木一应俱全,可这片世界的生灵在哪里?主人
在哪里?」
  卫无涯目光诚挚热烈,宁楠不由得略有恍惚道:「天地真元为我所用,修阴
阳大法者岂非正是其主?」手中攻势略缓不由暗自恼怒又上了大当。
  出乎意料的是卫无涯并未如前出手偷袭神州修者,只是一板一眼续道:「诸
般要素俱全一如神州世界,却无生灵主人,不觉奇怪么?我知你不愿听,不妨先
记在心里日后再行参详。」
  宁楠奇怪地望他一眼,手中片刻不停道:「丹田本是蓄积真元之处,混沌天
地不过是一种形态而已,要说自成天地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卫无涯含笑点头道:「我之推测也并非定论,以你们的天赋来日或能体悟得
比我更深。」
  「还能有以后吗?」宁楠心中一沉,谷元真人与云蕊相继陨落。南宫紫霞陷
入苦战险象环生,王天翔的旗门被血海越托越高仿佛已在海面上风雨飘摇,扶语
嫣虽拿住有苏不言死穴,然而要说击败对手似乎也相距甚远。至于自己这边,卫
无涯的强大几乎让她绝望,从交手的第一刻起便已出尽全力,卫无涯却应付得潇
洒自然,能拖住不败便已是最好的结果,遑论援手。
  还有重压心头的血色光柱,林大哥再强,还能强得过灵界大乘么?
  「任何时候都要有信心和信念,如今的局面总比我当年要强得多。」卫无涯
双剑交错攻出一招,法则之力分明,「事情均无定论,此刻的心境要不得。」
  宁楠凝神专注破解阴阳双剑,卫无涯的话说得她心头一跳。这位叛门师祖孤
身一人混迹魔宗,真不知数百年是如何熬下来的。刹那间心中不由得体谅他今时
今日的做法,只是身处不同阵营不得不兵刃交锋,无奈之下又肃然起敬:「多谢
教诲!」
  卫无涯见宁楠恢复常态,双剑一横又转全守之势:「你们天赋都好,可惜没
有师长教诲否则成就或许还能更大。今后心性雕琢亦万万不可忽视。咱们继续说
阴阳大法。」
  两人陷入一种奇妙的默契状态。外人看来这对绝顶高手正绝招尽出拼死相斗,
阴阳门道法在他们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对身处战圈的二人而言,一招一式仿
佛演练了无数遍,我如何攻你如何挡早已滚瓜烂熟信手拈来,绝不是生死相搏而
是演练套路。
  「《阴阳大法》如此威能又如此奇异,我猜测并非神州故老流传的功法。」
  「这一点林大哥也说过,说是《阴阳大法》连灵界都不配有,仙界才有如此
神异的速成之法。」
  「速成二字说得极妙,掌门经历过心魔之劫应有所觉。来之过速,后患无穷,
物失其主,终是空幻。」
  「你一直说丹田天地无主,难道我们修功法的人不是主?」
  「与其余功法相比,阴阳门提起真元运使的最大不同为何?」
  宁楠心头一凛,神州修者四大境界层次分明。炼气期修炼真元,凝聚于丹田
温养;筑基期则是丹田真元丰沛到了一定程度,因不同的功法而于丹田筑就根基
之地,至此与《阴阳大法》开辟丹田混沌空间何其相似?修者于根基之地提炼真
元,以最精纯者孕育金丹;金丹期则是金丹破土而出,从此运使的真元均由这一
颗体内最精纯真元所汇聚的金丹提供。是以自金丹期之后,修者神通大涨,比之
筑基相对炼气的提升不可同日而语;金丹成婴后,便如胎儿成熟脱离母体,日后
更有无限的可能。——然则无论金丹元婴,筑基时打下的根基之地始终存在,只
是随着修为的提升不断扩展。
  想到这里,宁楠眼前豁然开朗,《阴阳大法》中最神异之处便是改筑基之地
为混沌天地,大大加强了根基,为习练的修者打下更为牢靠的基础。
  然而,这却是一片无主之地。
  「看来你也想通了!」卫无涯含笑点头道:「据我推测《阴阳大法》本无问
题,错就错在这本应是一种辅修功法。试想,若咱们体内亦有金丹元婴为丹田天
地之主,再历经天劫洗练肉身祛除心魔,阴阳门之气象又将大有不同。」
  「有理!昔年林大哥全不受禁制所限进入皇天雷殿,自因体内并未成丹之故!
若真能如师……你所言,阴阳门当能更加发扬光大。」
  「莫要高兴得太早。」卫无涯及时棒喝:「先人茹毛饮血挣命与天地间。需
知天地运行自有规律,山呼海啸,狂风暴雨,天崩地裂俱是大患。先人修建房屋
遮风避雨,铸就城郭以抗天灾。无主之地终是大患,或许终有一日灾难来临便是
沧海桑田……」
  宁楠听得冷汗涔涔,若有一天丹田真元失控,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三百年前我便发现此事,可惜孤身一人不敢尝试。你们学得都很快,现下
我也没什么能教啦。若能劫后余生,你可与掌门共同参详。」
  这是宁楠第二次听卫无涯口称掌门,不明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久自当得知何必多言。来,再考校考校你的本事。」卫无涯清啸一声,
双剑光华大盛全力出手。
  三十六柄宝剑飞腾空中列阵,南宫紫霞被包裹在血艳火光中,隐约可见浑身
赤裸,似是那一口黑色魔火将他焚烧成灰,又在灰烬中浴火重生。
  「家祖建立宗门时曾想立名号为王剑山庄,对于天下剑宗又拥有剑王泰阿的
南宫家而言,并不过分。」南宫紫霞侃侃而谈,「若今日南宫世家真叫王剑山庄,
未免显得小人得志,格局太低。咯咯,就和你这人一样!步夜风,你出身小宗门,
却狂妄自大看轻天下豪杰,自以为是不世出的英才人物。落英仙子固然单纯,你
更是幼稚得可怕。即使得了西华魔宗传承也未有任何改变。想来也是,那只是个
被打烂了,百孔千疮传承遗失的西华魔宗,从头至尾你都不知一家豪门立足于世
有什么依仗,那股子底蕴你永远没机会明白啦。」
  步夜风昔年为了落英仙子商妙瑜开罪顶级宗门之一蓬莱派圣子朱清秋,终致
招来灭门惨案。朱清秋固然人面兽心胡作非为,步夜风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也可
见一斑。
  魔尊脑中一阵恍惚,南宫紫霞所言有理有据,事实也证明了是自己最终害了
商妙瑜。步夜风恼羞成怒:「呵呵,骂吧,尽情骂吧。除了耍耍嘴皮子过干瘾,
你们还有甚么能为?本座改了主意,今日拿了你之后便当着天下人的面尽情享用,
待本座玩得够了,也不吝于有兴趣者一品南宫庄主的肉体滋味。倒要看看缩头不
出的林风雨又待如何!」
  南宫紫霞悠然轻笑:「你的脑子里就没有点别的东西?咯咯咯。」
  「哎,你们这些扭曲的灵魂可怜又可恨,早入轮回确是最好的一条路。即便
今日我遭逢不测,冤有头债有主,夫君也不会滥杀无辜。他和我爹爹一样,是我
南宫紫霞毕生的骄傲,你们这些人连他的万一都及不上!」
  柳若鱼护着云蕊尸身远远观望,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怀中还是活色生
香的好姐妹。南宫紫霞连番遇险时她亦未有情绪波动,此刻女儿从黑火中走出,
身周的血色烈焰熊熊燃烧,除了一双明亮星目,身材脸蛋俱都朦朦胧胧。
  柳若鱼在云蕊脸上吻了一口道:「蕊儿别走神,你的河哥留下一样好东西,
紫儿要用它给你们报仇啦。」顿了顿又道:「这个人好黑的心,非要把你折磨得
筋疲力尽方才罢手。这些苦,咱们一样不剩全都还给他!」
  柳若鱼自身修为并非顶尖,但她身边都是南宫剑河与林风雨这等不世出的绝
顶高手,眼界自是奇准无比。她一见步夜风与南宫紫霞交手,便知他远在伤及道
基的云蕊之上,之所以拖延许久何尝没有将怀中姐妹活活累死的心思?
  「蓝色是天空的色彩,剑乃正者之兵,持剑者当守卫神州晴天万里。此是其
一,至于其二……我现下便展示给你看!」
  「剑来!」南宫紫霞娇叱一声,剑群里剑王泰阿端立不动,反倒是一柄紫青
双色宝剑离阵而出飞入火光中,正是她的本命法宝紫青宝剑。
  南宫紫霞手捏剑诀,紫凤元婴融于剑刃,弑神火鸟立于剑尖。剧震的紫青宝
剑发出声达九天的凤凰清吠,高洁神圣的禽鸟之王竟充满了暴戾凶煞之气。
  出云山数十万修士大战,这一刻除卫无涯黑白双剑等由元婴巅峰高手执掌的
顶级法宝之外,诸剑颤栗不能运使,便连剑王泰阿也剑身微倾以示拜服。这是天
下剑宗当代主人的本命法宝,融合了血凤之卵等诸般神异之物后的剑啸锐鸣声。
声如王者之音,号令天下剑群,莫敢不从!
  紫色剑光与血艳烈火极具威势,复又妖异,堪称亦正亦邪。纵是魔天煞神旗
中的具象化魔神这等大凶之物,被剑光一逼竟不可自主地感到恐惧。
  步夜风面色凝重,自踏上出云山来,杀谷元真人,耗死云蕊,力压南宫紫霞
来还不曾如此郑重其事:「很好,若续用泰阿不过拾先人牙慧,沐猴而冠。生死
之战中敢抛弃剑王泰阿以紫青宝剑为阵眼,光这一份勇气南宫庄主便当得上巾帼
不让须眉!」
  南宫紫霞掩在烈焰后的面容隐现微笑:「本宫用得着你来赞?」
  黑气漫天,魔天煞神大阵中魔神复现,小山般的身影将步夜风淹没。
  血色妖焰中,南宫紫霞丹田处一只雏凤正展翅飞翔。步夜风目光如炬看得真
切,他不明那只紫凤元婴已融入紫青宝剑,这一只又从何而来?
  莫非?是那只血卵孕育而出的真凤?
  步夜风觉得不妙,不敢让南宫紫霞再蓄势下去。这一刻比前时胜券在握大有
不同,本能中似觉一股巨大的危机笼罩了他,仿佛无边的黑暗即将吞没过来……
  魔神震天怒吼,犹如亘古魔音。小山般的身影扛起魔天煞神旗,仿佛巨神扛
长枪直闯剑阵。
  南宫紫霞一挥宝剑,剑阵呼啸而出。这一记「万星」比前大有不同,不再别
别扭扭装腔作势,不再花招百出画蛇添足。这是蓝剑山庄最纯粹,也最精妙的
「天罡紫雷剑阵」——万星!
  惊雷再被剑阵引落,出云山上似起了一片狂雷天牢,雷助剑威,直似无物可
当!
  魔神一只巨掌大张握住惊雷光闪,仿佛一只巨人掐住无数尾电蛇,虽被劈得
浑身僵直又剧颤,那雷光再落不下来。
  泰阿当先剑鸣之声大作,引领剑群划过金色的光路朝魔神身上斩去。
  剑群如星光洒落,魔神一手扛天雷,一手泼风般舞起魔天煞神旗遮得风雨不
透。剑群落在化作一面光盾的大旗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天罡紫雷剑阵攻势受阻,步夜风无丝毫喜色,只见南宫紫霞依然手捏剑诀隐
而不发。压阵的紫青宝剑未动,万星的攻势并未全开。
  剑群兵分六路绕着魔神兜转,引得魔神不得不陀螺般旋转以震开四面八方而
来的攻势。酣战之中交兵声密如雨打荷塘不绝于耳,剑群矫夭灵动却破不开魔神
黑色光盾般的防御。
  始终垂目低首的南宫紫霞忽而笑道:「原来在这里!」
  紫青宝剑翩然飞舞,血焰中南宫紫霞身姿若仙。
  密布的剑群陡然分开,南宫紫霞自剑路中穿过剑芒暴涨直击魔神腹部!
  那魔神力大无穷偏又灵动迅捷,于百忙中回过旗杆一架,紫青宝剑竟未建功。
  「等你已多时了!」步夜风大喝一声手掐法诀,旗杆上传来磅礴无尽的真元
之力,虚幻成爪牢牢扣住紫青宝剑。
  步夜风隐忍许久一招得利正待全力出击。令他出乎意料的是凝立如山的魔神
毫无征兆地黑气狂泻,不过眨眼间那漆黑如墨的身影便淡去许多,腹部更是几乎
透出光亮。
  「你……你怎敢?」步夜风喜忧交加。
  喜的是南宫紫霞竟敢借血凤吞噬魔气,妄图以此击溃魔神。需知魔天煞神旗
中魔气之凶戾冠绝当世,步夜风平日里运使起来已极为小心翼翼,即便如此,他
现今时常难以压抑心中暴虐,也是颇受魔天煞神旗影响。南宫紫霞竟敢将其吞入,
只怕不需多时便将暴戾之气攻心,彻底疯去。
  忧的是不消片刻魔气竟如水坝开了个大缺口,源源不绝地离体而去,且有加
速倾泻之势。
  步夜风应变极快,略一思忖便改遏制催动,反将魔气朝南宫紫霞丹田内推去,
要她魔气贯身发疯而亡!
  南宫紫霞娇声大笑,借此脱离真元束缚:「够啦!」
  紫青宝剑虚引,剑身中忽现一颗蓝色晶钻折射出黑红紫多般光芒,棱彩华丽。
  晶钻一现,剑阵周围竟饱含剑意!山川草木,风云雷电无不锐如剑芒!冷风
抚过,步夜风脸上竟被割出道道伤痕!
  「看见了么?南宫世家被唤作蓝剑山庄,这便是其二。蓝剑山庄的剑晶,剑
意之结晶!历代家主才有资格修习,融入历代先祖剑道之悟,一脉相传的结晶。
亦是克敌杀招!步夜风,你有幸两次领教从未于神州出现的剑晶,第一回你不知
道,第二回你可得看清楚了!」
  剑晶发出万道毫光照耀天地。步夜风闭息凝神间忽而腰腹剧痛,仿佛无数利
剑正在体内切割,肝肠寸断!魔尊急忙内视己身,只见另一颗色彩斑斓的剑晶现
于丹田之外,正剑意大放……
  步夜风几乎晕痛晕过去。南宫紫霞手持紫青宝剑,以剑晶为尖锥合身扑来,
正从魔神空洞的腹部穿过,目标所指,正是步夜风体内剑晶处。
  步夜风惨然大呼,双手一招急电般召回魔天煞神旗匆忙一架。
  狂风暴虐飞沙走石,待一切尘埃落定,只见步夜风护体法衣被震得粉碎,赤
身裸体下腹部血流如注!
  「我早说过,若不是你以鬼蜮伎俩偷袭先父,出云山一战你将一败涂地!先
父未战而身受重伤,方才使不出这一招万剑归宗!不得不借最后一剑将剑晶埋入
你体内。你懵懂无知,还当是普通剑气,自以为全数压制不以为然!咦?」南宫
紫霞失声而笑:「这么细?从前你那东西不是这样的罢?哈哈哈,先父虽不得不
以身殉庄,却要你尽失男儿雄风,当是有意为之了!」
  「先父将剑晶埋入你体内,便是等着这一刻!等着他的女儿修成剑晶,引出
你体内隐患!蓝剑山庄的绝学还差一样你未曾见过,现下便来领教这一招万剑归
宗!」
  步夜风强运真元镇压体内剑晶,然而两颗剑晶似有引力一般正相互吸引,紫
青宝剑中的一颗正要将体内这一颗活生生拖将出去。
  南宫紫霞飞腾空中,身周十丈方圆内一切有形之物,泥土,沙尘,流云,水
气,甚至枯枝草叶无一例外迅速凝结成剑。剑尖所向,正是魔尊步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