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绝配娇妻小秋】(47)
【绝配娇妻小秋】(47)
绝配娇妻之——父亲的语言攻势
  来到了公司,我也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心不在焉的上着班,奈何工作太忙,
事情太多,根本抽不出时间看看家里发生了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吃过饭,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
然后看监控,但是想到这也很麻烦,心想为啥不直接打个电话直接问小秋呢?不
过心里却有莫名其妙的担忧,怕父亲没去王叔家,怕父亲正在小秋旁边,怕父亲
正在和小秋做着什么。
  想到这里,我觉得很好笑,明明我才是小秋的老公,怎么变得好像成了偷情
的那个人呢?我有啥好担心的?该担心的应该是他们才对。所以我便打通了小秋
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小秋便问道:「老公,今天忙不忙啊?想我了没?」
  听着小秋欢快的语气,我便猜到了家里啥都没发生,因为如果小秋每次跟父
亲做了「坏事」,说话都会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呵呵,有点想了哟…中午吃了吗?」
  「还没吃,刚才家里来了客人,看爸不在家,这些客人没吃饭就走了,哈哈,
难道我烧菜真的很难吃吗?」
  「应该不是吧,可能是看家里就你一个女人家,别人觉得不方便吧…」「那
倒也是,对了,今晚你加班不?」
  「不知道耶,应该不用了吧,人事部的同事都来齐了,人手够用了…」
  「哦,还是我在家里舒服,晒晒太阳,好舒服,好舒服…」小秋嗲声嗲气说
着。
  想到小秋在阳光底下,晒得红扑扑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首诗句「此日足可
惜…舍酒去相语,共分一日光…」大概意思就是,今天真的太可惜了,何必去忙
碌?放下买醉的酒杯,跟着朋友或者是爱人,去阳光底下去尽情玩耍吧。
  我很喜欢这首平淡却阳光的诗句,谁读书时,没逃过课跟女友去爬山?尤其
是春天,阳光灿烂,绚烂的阳光照在心爱女友笑开花的脸蛋上,真的是人世间最
让人陶醉的诗句。
  小秋的话,让我想到曾经跟她无忧无虑的在山间,在田野间,在阳光下无忧
无虑欢乐的日子。形成对比的是,如今却要为了生活,为了家庭,奔波劳碌的上
班。
  我挂断电话,脚步沉重的来到了办公室,可能这就是大家所说的「节后综合
症」吧,总之这几天很讨厌上班。于是我打开手机准备看看新闻,但是也没啥兴
趣。后来我还是打开了监控,想看看小秋晒太阳的样子。
  但是遗憾的是,打开监控,小秋居然在做饭了,可能是肚子饿了吧。然而小
秋的厨艺,让我真的不想看下去,我又把监控倒退了回去,倒退到了父亲洗完澡
从卧室走出来。
  那是我走后大约一个小时,父亲洗完了澡,穿了一身新衣服,然后敲了几下
门,来到了小秋的卧室。
  看来如今小秋在家的确不关门了,父亲也挺有素质的,进去之前都会敲几下
门,也有可能是小秋管教有方,谁知道呢?
  父亲这么早来到小秋卧室干嘛?难道…?可能小秋的想法跟我一样,看到父
亲走了进来,便第一时间开口问道:「你不是要去王叔家里吗?来我房间干嘛?」
  「我是要去啊,我这不是走之前给你打个招呼吗?」
  是啊,打个招呼很正常,的确很正常,正常到小秋都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尴尬,
好像想多的却是小秋自己。小秋尴尬的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呵呵,是吗,对了,
大清早的你去跑步干嘛?」
  父亲嘿嘿一笑:「还不是你昨天说我老了,所以我就想到是该锻炼锻炼身体
了」。
  父亲锻炼身体果然是因为小秋,但是没想到是因为小秋说出来的话,但是小
秋昨天跟父亲说了什么,以至于刺激的父亲第二就要锻炼身体?
  没容得我多想,小秋便恼羞成怒嗔怪道:「我随便说说的你也信,真是的,
拿你没办法…」
  「不不不,我感觉你说的很在理,过年我跟你们去杭州爬山,看到很多70
多岁老头爬的都比我快,我才感觉到大城市的老头,的确懂得养生…再说了,你
都说我老了,我不能让你嫌弃我啊!」
  「谁说你老了,谁嫌弃…」小秋忙中出错,话说到一半又憋了回去,赶紧说
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去王叔家吧,大过年的,去迟了影响不好…」
  「好,好,好,小夏说的在理,我这就去,等我的好消息…」
  「哎呀,什么好消息?」好奇的性格让小秋脱口而出,但是可能不想跟父亲
像情侣那样「卿卿我我」纠缠下去,又说道:「算了,你快去吧…」
  「嘿嘿,好的,那我先走了…」
  父亲走后,小秋长吁一口气。是啊,不管男女之间打打闹闹,还是男女之间
开玩笑,甚至连男女之间说话,吃亏的总是女人。因为,女人跟男人打闹,有些
动作你不敢做,有些笑话你不敢开,有些话你不敢说。相反男人脸皮厚,什么都
敢干,什么都敢说,那么女人怎么可能不输呢。
  就如同小秋,凭她的伶牙俐齿,不可能说不过父亲,但是有些话就算说赢了,
那也变成了男女之间的打情骂俏,所以小秋不可能会赢。
  而且,父亲说走之前跟小秋打个招呼,但是在房门外打个招呼不就行了吗?
何必要走进卧室呢?这是爱人之间才会有的打招呼方式。
  父亲因为迷恋小秋,所以总是不自觉做出亲密的举动,而小秋经常处于被动
的恼羞成怒场面,所以很多时候忘了拒绝父亲的亲密的举动。
  好比今天早上父亲的这出告别,本来很简单的门外说一声「我去王叔家了」
就行了,却变成了一场妻子跟老公之间那种「缠绵不休」的告别。女人跟男人接
触多了,总会潜移默化的亲密起来,看来小秋也不会例外。
  说实话,当时看监控,我并没有联想到这么多,更多的好奇昨天小秋跟父亲
「又」聊了什么,乃至于父亲被刺激的要锻炼身体。强大的好奇心,又让我倒退
了监控录像。
  把录像调到了前一天早上,用快进的方式进行观看,没过一会,父亲接了个
电话:「喂,老文啊(也就是王叔),你马上过来了啊?……哦,好的,好的…」
  挂断了电话,父亲就去卧室把小秋叫了起来,可能是王叔是父亲最要好的朋
友。我也听父亲说过他跟王叔的故事,父亲小时候,大家普遍都很穷,父亲读到
4年级就没读了,王叔比父亲小几岁,也是兄弟姐妹很多,读书时,没有书包,
也没有板凳(那时读书要自己带板凳去学校的)!
  而父亲没有读书后,便把自己的书包给了王叔,板凳不敢给,怕爷爷奶奶骂,
后来,父亲又自己动手坐了一条板凳给了王叔,再后来父亲学了一门裁缝的手艺,
每逢过年的时候,看王叔穿的破烂,都会做一套衣服给他穿。
  所以,就这样建立起了深厚的童年感情,以至于王叔现在混的发财有头有脸
后,仍然每年都会开车过来给父亲拜年。
  王叔过来后,小秋倒了一杯茶,端了点点心过来,王叔则是赞不绝口的夸小
秋贤惠,吵着叫小秋把小宝抱出来。然后俩个「老男人」就把小宝霸占了。
  王叔还说道:「老陈啊,还真羡慕你,儿媳妇这么孝顺,孙女长的这么可爱,
连你都活的越来越年轻了…」
  「我还羡慕你呢,到现在还在商海里叱诧风云的打拼,混的有模有样,你看
你,开的豪车,而我连车子都不会开…」
  「现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啦,压力也大了,说真的,还是你在家悠闲自在…
看起来比我都还年轻,你不知道啊,人老了,啥都不重要,还是身体健康最重要。」
  「呵呵,都是小夏孝顺,照顾的好啊…」
  父亲的话,让小秋红了脸,因为小秋的照顾,可是肉体上的照顾。所以小秋
赶紧说道:「来,妈妈来抱抱,让爷爷们好好叙叙旧…」小秋抱回小宝就「逃」
回了卧室。
  小秋跟父亲和王叔的「精彩」对话,让我看的兴致勃勃,下午忙里偷闲又观
看了几段录像。中午烧饭时,还是父亲去卧室叫小秋起来烧饭,小秋一开始还不
愿意,叫父亲带王叔去饭店吃饭,但是拗不过父亲,最后还是起来烧饭了。
  我猜想可能是父亲想跟王叔多叙叙旧,也有可能是父亲想让小秋的贤惠形象
继续在王叔面前维持下去。当然也有可能,父亲想在最要好的朋友面前展现出男
人的威风,「丈夫」陪客人聊天,小秋这个「准妻子」烧饭做菜。
  饭桌上,父亲说道:「老文啊,都是自家人,你这种人物,饭店都去腻了,
今天就不要嫌弃,在家里吃点便饭吧!」
  「哪里的话,能尝到小夏的手艺,那是我这个叔叔的荣幸啊,小夏人漂亮,
手艺肯定也不差…」可能是王叔在生意场上打拼多了,说话总是这么「时尚时髦」,
所以就这样露骨的夸着小秋。
  小秋自然又红了脸,结结巴巴说道:「我不行,我不行,我烧菜很难吃的,
还希望王叔将就着吃点…」
  而听到王叔夸小秋漂亮,父亲笑眯眯的乐开了花,呵呵,可不是吗,如今父
亲肯定把小秋看成了是自己的女人,恨不得小秋不要是自己的儿媳妇的角色,而
是自己女人的角色吧。
  三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小秋时不时红着脸发出几声「格格笑」,
还好小秋聪明,最后开始逗小宝,这样才把俩个老男人对自己的注意力吸引到了
小宝身上。
  三个人逗了会小宝,总算把饭吃完了,而俩个老男人抱着小宝,看着电视,
聊着天,小秋「辛苦」的收拾碗筷,洗着碗。
  最后父亲跟跟王叔聊到了二点多,本来父亲要留王叔吃晚饭的,但是王叔临
时有事就走了,走之前还打招呼让父亲明天去他家玩一玩。
  送走了王叔,父亲又笑眯眯的来到小秋卧室,这时小秋正在哄小宝。见父亲
过来了,便说道:「有事吗?过来干嘛?」
  父亲嘿嘿笑着说道:「小夏,今天谢谢你啊…」
  「谢什么…?」小秋问道。
  「谢你今天为我做饭给王叔吃啊…」
  什么叫为了父亲做饭给王叔吃?小秋没有打理父亲。
  父亲可能是因为见了老朋友,加上小秋的「听话」,所以格外开心,见小秋
没说话,并没有不高兴,反而不依不饶说道:「小夏,你说我有没有变得年轻,
老文(王叔)说我看起来比他还年轻!」
  小秋头也不抬的说道:「年轻个屁,上次去杭州,爬个山都爬不动,人家六
七岁老头都比你厉害…」
  「呵呵,是吗?」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小秋床边,看起来又要求欢了。
  「你坐到我床边干嘛?我跟小宝要睡觉了,你回去吧…」小秋紧张的说道。
  「小夏,爸今天开心,志浩又不在家,能不能…?」
  「小宝还没睡着,不行啊,明天再说吧…」小秋又在那自欺欺人的使用缓兵
之计。
  「小夏啊,拜托了,都快一个月没做了,想死了,我来哄小宝,哄睡着了陪
我一次吧…」说着父亲就「抢着」抱着哄小宝睡觉。
  小秋也没有明显的排斥反应,毕竟以后这一年这种事情肯定经常发生,小秋
不可能每次都要辛苦的推辞几番。所以由着父亲在那哄小宝。看小秋的样子,好
像有点激动,毕竟小宝一旦睡着,小秋便要「遭罪了」。
  果然没哄一会,小宝便睡着了。父亲掀开了小秋的被子,准备睡进去,但是
却被小秋制止了,说道:「不要睡进来」。然后自己把下身被子掀开了,露出了
早已脱光的大腿。
  我猜想可能是年前那次做爱太放纵了,所以小秋又想回到以前那种模式吧。
还好父亲也没生气,脱了裤子爬上床,戴了套子然后便压了上去。而小秋并没有
用被子盖住头,而是闭着眼睛小嘴微张轻声喘着气。
  父亲做了会活塞运动又隔着被子压到小秋身上,把头埋在小秋脖子那里,直
呼「小夏啊,你好香啊,原来女人可以这么香。」边说着边吻小秋的脖子跟耳朵。
  小秋躲了几下,便由着父亲,看来同样是隔着被子跟父亲做爱,但是这次跟
一个月前比,明显进步了许多,以前只是还是盖着被子跟父亲做爱,今天却让父
亲亲吻脖子跟耳朵了。
  所以的一切都在微妙的发生着变化,看似好像啥都没变,其实都在发生微小
的变化。这就是蝴蝶效应吧。
  做完了爱,父亲还说道:「小夏,真的太谢谢你了…你今天的表现太棒了,
你真的太好了…」
  是啊,小秋表现能不棒吗?王叔来了,倒茶端水,还起来烧饭烧菜,陪着父
亲跟王叔吃饭聊天,吃完饭乖乖的洗澡刷锅,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角色,最重要
的是客人走了,「小俩口」坐在床边哄小宝睡觉,小宝睡着了,又开始做爱。
  怪不得父亲越来越年轻,小秋今天扮演的不就是父亲半个「准娇妻」的角色
吗?
  可能是小秋的确不习惯跟父亲如此亲密,所以并没有理父亲,而是说道:
「好啦,你该出去了,我要睡一会」!
  记得小秋今天早上说过,昨天跟父亲梅开二度了,所以我又继续观看下去。
这时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因为我昨晚在加班,所以小秋跟父亲在餐桌上吃饭。
  小秋低着头在那吃饭,可能是下午刚和父亲做完不好意思吧,父亲明显还是
好心情在延续,主动说道:「小夏啊,其实王叔说的不错哈,我这种生活其实挺
好的…」
  小秋还是没说话,是啊,能不好吗?小秋肯定在自己这样想着。
  这时父亲又说道:「老文说,他情愿花1000万过我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
…」
  这时小秋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真的假的啊,王叔那么有钱,还活的不开
心吗?」
  「他说现在生意难做了,自己老了又没儿子,想把生意交给女婿,又不放心,
感觉他的女婿都是为了他的钱,才会愿意倒插门做上门女婿的…」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是啊,本来王叔准备把女儿嫁给志浩的,可是志浩这小子跟你谈恋爱太早
了…」
  听到王叔要把女儿嫁给我,小秋惊讶的问道:「不是吧,还有这种事情?那
你舍得让志浩当上门女婿吗?」
  「不是啊,王叔家有俩个女儿,准备把大的嫁过来,这样亲上加亲,小的准
备留在家里招亲…」
  「哦…这样啊…」小秋回答着,公媳之间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着。
  过了会父亲又说道:「其实,我不希望志浩娶王叔的女儿,他女儿有点公主
病,很刁蛮,谁娶了,也是受罪…」
  「呵,那还有人做上门女婿啊,肯定很受气吧!」
  「不是,不是,老文人很好,就是太宠他女儿了,再说了,这年头,男人也
一样啊,为了钱,找个有钱的岳父,少奋斗几十年呢…」
  「呵呵,都是为了钱…」小秋鄙视的说道。
  「这年头,谁不为了钱啊?」父亲反驳道。
  小秋沉默了一会没说话,突然又问道:「那我打个比方,仅仅是假设,如果
有人出价5万,你为了钱,会不会让我陪他睡觉?」
  「切,5万?那怎么行?就是500万我都舍不得呢。」
  小秋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刚才还说这年头谁不在乎钱,难道5万不
是钱啊?」
  「那怎么能比?小夏是家里的无价之宝啊…」
  小秋听后,甜蜜蜜的在那吃着饭。
  父亲又问道:「怎么啦,小夏,你跟志浩缺钱用吗?」
  「没有啦,你想多了,我随便打个的一个比方而已。」
  「没事,遇到啥困难,跟爸说,虽然爸没啥大钱,但是王叔有,只有我这张
老脸一开口,几十万还能借到的…而且借了说不定都不用还…」
  一听父亲有这本事,小秋惊讶问道:「呵呵,是吗,你跟王叔感情有这么好
吗?」
  「咦,志浩没跟你说我跟王叔的故事吗?」
  「没呢,王叔又很少来我们家,志浩哪里有机会跟我说…」
  「呵呵,那倒也是,这样好了,吃过饭,我跟你讲我跟王叔的童年故事…」
  果然如此,吃饭,讲故事,做爱这个热恋男女三部曲小秋跟父亲也用上了。
父亲吃完饭,果然在客厅给小秋讲起了他跟王叔的童年故事。
  小秋跟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听着父亲讲着童年趣事。
  父亲说着故事,小秋则是聚精会神的听着,当父亲说道:「别看王叔现在风
光,当初去丈母娘家时的新衣服,还是我帮他做的…」「哈哈,是吗,那时候生
活真艰辛…」
  「嗯,王叔那小子说,穿的太破烂,见不得人,我连夜给他做了件新衣裳,
然后就把老婆骗到手了,你说他得不得感谢我…」「呵呵,原来这样啊,爸还会
做衣服啊…」
  「以前裁缝很很吃香的,不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吗?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亲手
帮你做一件衣服?」
  小秋一听父亲要给她做衣服,红着脸说道:「不要啦,买一件衣服就几十百
来块,干嘛费那个劲…」
  「嘿嘿,我喜欢看小夏穿我做的衣服嘛…」
  眼看父亲又要说情话了,小秋红着脸说道:「好啦,故事也听完了,我要回
房间睡觉了…」
  「才6点多,还早呢,要不我再给你讲个鬼故事听一听…」
  「不要听,我要回卧室了…」可能是小秋怕跟父亲继续独处下去,又要发生
什么吧。
  没想到父亲此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小秋连同小秋
怀里的小宝拦腰抱起,然后就要往房间走,此举又像霸道的丈夫强上妻子,又像
恶匪强抢民女。
  小秋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惊慌失措的说道:「爸,你干嘛啊?干嘛
啊?再不放我下来,我就要生气了」
  但是此时父亲可能高兴过了头,抱着小秋就要往自己房间跑,小秋因为怀里
还有小宝,动作不敢太大,只好赶紧改口说道:「不行,不要去你房间,去我房
间…」
  父亲高兴的抱着小秋来到卧室,把小秋往床上一放,就想准备展开进攻。
  小秋刚一落地,发现自己跟小宝都安全后,立马坐了起来板着脸说道:「爸,
你发什么神经啊?我同意你了吗?」
  看到小秋脸色大变,父亲高兴的精气神一下没了,颤颤巍巍说道:「不好意
思啊小夏,爸今天太开心了…你不愿意,也不要生气嘛,我出去就是了…」
  小秋可能也被父亲弄懵了,怎么刚才那么野蛮,突然又这么乖呢?愣在那半
天没说话。
  见小秋没说话,父亲沮丧的准备离开卧室。这时小秋居然鬼使神差的来一句:
「等一下…」
  父亲高兴的回过头望着小秋。
  小秋自己也愣了一下,过了会才说道:「今天你为啥这么开心?」
  「来了老朋友,当然开心了,一高兴过头,就……就…」
  「就开始胡闹了是吧?」小秋补充说道。
  「嘿嘿,是啊,你不要生气嘛…」
  「我不生气才怪,以后要是再不经我同意就胡闹,你以后就不要到我房间来
了…能不能做到?」
  「哎呀,知道了,都说了刚才过了头」父亲语气有点淡淡的不耐烦,毕竟老
是被儿媳妇教育,多少有点不开心吧。
  我以前是对小秋说过,教育人时,要打一棒给一个胡萝卜,没想到小秋居然
不分尺寸的乱用。小秋可能觉得刚才的话有点严厉,居然说道:「听话就好,你
过来,我帮你用手解决…」一听小秋这么说,父亲嬉皮笑脸的又走了回来,然后
结结巴巴说道:「不能做吗?非得用手吗?」
  「不行,你刚才让我生气了,所以不能陪你做,只能用手帮你解决,下次再
让我生气,连用手都不帮你了」
  看到这,我觉得很好笑,怪不得古人为啥老是说夫唱妇随呢?小秋的做人方
式,完全都是我的风格,我自然非常明白小秋此时心里怎么想的。
  肯定是想告诉父亲,别不听她话,听话的话可以享受到更好的服务,不听话
只会自食其果。
  父亲看小秋说的很坚决,所以也不再得寸进尺了。嘿嘿笑着说道:「那好吧,
以后保证不惹你生气…」
  小秋于是把小宝放到床头玩耍,然后跟父亲坐到了床沿,然后说道:「脱啊,
你自己脱掉啊…」
  「嘿嘿,能不能你帮我脱…」
  「你怎么那么坏?自己脱!」
  父亲不敢造次,自己脱掉了裤子。小秋红着脸伸出手握住了肉棒,然后为父
亲服务。
  但是可能下午刚做过,父亲根本没啥反应,竟然打开手机看黄色录像了。还
说道:「小夏,你要不要看,日本人拍的公公跟媳妇的片子…」
  「不看…」说完小秋依然低着头为父亲服务。过了会,小秋突然问道:「爸,
你哪里来的黄色录像?你会下载啊?」
  「狼友群里面的人传给我的,都是很经典的片子…」父亲回答道。
  「什么狼友群啊?」
  「呵呵,就是一群男人建立的群,你说啥狼友群…」
  「切,怪不得,爸都在里面学坏的吧…」
  小秋的好奇问话,让本来就发泄不出来的父亲,变得更加持久,小秋过了会,
不耐烦的说道:「还要多久啊,怎么还不出来…?」
  「嘿嘿,你是不是很少给志浩打飞机?你这方式不对啊,你看这视频里的女
优多会玩…」
  「滚,我跟志浩要打飞机干嘛,我跟他都是直接做,你要嫌我不会打,你自
己来好了…」
  「不是这个意思,你可以看看视频里的女的怎么帮男人打飞机的,就算不帮
我,就当以后来大姨妈时,帮志浩用啊…」
  可能是好奇,可能小秋真的想学一门「手艺」为我服务,居然鬼使神差的说
道:「那好吧,我就看看那些女优有啥独门秘诀…」说完真的跟父亲一起看黄色
录像了。
  一开始时,小秋还是一边歪着头看视频,一边帮父亲打飞机,到最后,可能
是小秋看的入神了,居然被父亲搂在怀里,然后手扶在父亲肉棒上忘记了动作。
  这时父亲说话了:「你看,别人手脚并用,还用口水涂到了肉棒上面…」
  小秋红着脸没说话。
  这时父亲又说道:「小夏,你也吐一点口水到我肉棒上面好吗?这样滑一点,
也出来的快一点。」
  「是吗?」小秋说话越来越简短,明显激动了起来。
  「嗯,不然干巴巴的,都有点疼,根本出来…」父亲趁热打铁,趁势说道。
  「哦…那好吧…!」听到小秋这样说,我有点惊讶,不知道是由着父亲,还
是小秋动情时,变得反应迟钝了。
  小秋说完,居然笨笨的低着头,吐了一点口水到父亲的龟头上面,可能是有
点激动,口水并不多,为了能吐出来,居然把嘴巴伸到了龟头跟前,小心翼翼的
吐了一点口水上去,生怕吐不准一样。
  看到这,我一下硬了,女人有时候就是傻的这么可爱,感觉差点都亲到了父
亲的龟头。
  父亲明显大受刺激,龟头一下就挺立了起来,激动的搂着小秋,小秋也红着
脸靠在父亲怀里,而小手因为有了唾液的作用,滑不溜秋的在父亲肉棒上面套着。
  这时父亲手机里传来了女优「嗯嗯,啊啊,哦哦」的叫床声,想必是在做爱
了。父亲也趁机说道:「小夏,你看,这个女的坐在男人怀里,多舒服啊,你也
坐到我怀里好不好…」
  「不好,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帮你打出来就行了…」
  父亲也没强求,而是开始吻小秋的耳朵,搂着小秋的手,也变成了搂住了小
秋的胸部。多点进攻,搞的小秋狼狈不堪,也跟着视频里的女优发丢了轻微的
「嗯嗯」声音了。
  这时父亲趁胜追击,含住了小秋的手指,用心的舔着,还一边苦苦哀求,小
秋:「小夏啊,爸知道错了,以后不惹你生气了,你看视频里的男女多舒服,你
把裤子脱到膝盖,坐上来,很快就结束了,何必让我俩都受折磨呢?」
  小秋红着脸还是不说话。
  父亲看小秋没同意,也没敢强行脱小秋裤子,哭丧着脸在那让小秋服务,估
计心里都急坏了。
  过了会小秋鼻尖上都冒出了汗,傻傻问道:「爸,视频都放完了,你咋还不
出来,累死了…」
  「唉,你再弄一点唾沫上去就可以了…」估计父亲还是想再看一次小秋嘴巴
跟肉棒零距离的画面吧。
  「呵呵,不用唾沫,我帮你吧,刚才是考验你的,你要耐不住性子胡闹,你
就死定了,看在你忍得这么辛苦的份上,我就像视频里的女优一样,坐到你怀里,
满意不?」
  「太好了,肯定满意…」小秋的话让父亲喜出望外,也让我有点惊讶,打了
一棒,给了好几根萝卜嘛,这萝卜给的有点多了,看来以后我得重新跟小秋谈一
谈了。
  父亲激动的把小秋裤子扒到了膝盖以下,然后让小秋坐了上去,小秋对于这
个「新姿势」可能有点紧张激动,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父亲并没有急着一下插进去,而是亲吻小秋的脖子跟耳朵,没办法,这是小
秋唯一露在外面的衣服挡不住的地方。
  小秋没一会就动情了,发出了「啊,啊,啊」的娇喘。
  这时父亲搂住小秋腰的二只手,有一只腾了出来抚摸小秋的胸部,小秋并没
有拒绝,可能觉得衣服太多,摸不出个所以然吧,事实也是的确如此,父亲摸了
会觉得没劲便放弃了。而是把手转到下面,扶直了肉棒,难道要插了进去吗?
  但是并没有,而是学着AV里的动作,扶着肉棒,在小秋小穴那里摩擦,这
种男人抱着女人的姿势,肉棒整根都能跟女人的小穴摩擦,巨大的接触面积,让
小秋张开了嘴巴,「哦,哦,哦」的叫着床。
  就这样过了会,小秋身子一抖,眉头一皱,「啊,」的一声拖得老长,不用
仔细看,都知道父亲的肉棒又插了进去,天啊,小秋你也玩的太入神了吧,父亲
可是没戴套子的啊。
  插了会,下面的水声越来越响,小秋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父亲居然变本加
厉,一边插着,一边抚摸小秋的小妹妹,小秋被父亲折磨的满脸通红,剧烈的发
出了「哼嗯,哼嗯的」难受叫床声。
  这时父亲也忍不住说话了:「舒服吗小夏,马上就要射了…」
  小秋眼珠一转,然后没动了,然后停止了叫床,然后气嘟嘟说道:「爸,你
没戴套…」
  「不好意思,搞忘了,搞忘了…」
  「借口,每次都这样,你太过份了…」
  「不好意思,对不起,绝对没下次了…」说完父亲卖力的抽插,估计是想用
快感让小秋麻木掉。
  小秋被动的被抽插,眉头一皱,然后眼睛看到监控的地方,一狠心还是自己
坐了起来,估计还是想让我看到她的决心吧。
  父亲一下就懵了。傻傻地望着小秋。
  小秋眉头一皱,然后说道:「快滚出去,一个月别想碰我…」
  父亲还是懵逼的坐在那。
  「还不快滚,非要逼我发火么?」
  父亲只好悻悻的穿好裤子溜回了房间。
  看到这,我有点幸灾乐祸,然后关掉了监控,乐滋滋的回到了家里。
  但是回到家里,看到父亲居然也是乐滋滋的,见到我就说:「志浩,我问你
王叔拿了15万,他说想还就还,还不上就不用还了,你说我用这15万开一个
小超市怎么样,这样既能照顾到小宝,还能挣点钱…说不定以后开的好,小夏还
能帮忙过来看一看,不用那么辛苦的去上班咯。」
  我顿时就愣住了,这爸,又是锻炼身体,又是要借钱开超市,这一切都是为
了小秋,看来小秋再一次点燃了父亲的活力,讨好小秋估计都成了父亲生命的意
义所在了。
  而我的生命意义又是什么?看着陷入热情狂热的父亲,好比看到当年的我,
没谈恋爱时,我年少轻狂,斗志昂扬,心想一定要出人头地,后来谈恋爱了,心
想一定要为了心爱的女人打造一片天地。
  最后结婚了,我依然在原地踏步的上着班,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父亲的语
言攻势,让他跟小秋的交谈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亲密,父亲的活力,却让我百感
交集,亚历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