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姐去哪?】(01-02)
【姐姐去哪?】(01-02)
(1)
  我和姐姐的这段事过去有五六年了,这些年里心情一直难以平复,最近又得
知了一些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很多事情的前因后果才串联起来。複杂的心情又起波澜。我的姐姐现在去哪
里了,身在何处?我完全不知道。姐姐你还好吗?我爱过你,恨过你,误会过你,
但是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往事历历在目,只是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倾诉一下。
  我现在27了,南方人,但从小在北方长大,个子瘦小,大概就165吧,
而且长相一般,所以在北方根本没有女人缘。家里也不阔绰,大学毕业的时候基
本还是个处男。其实也和两女人做过,但是没有完全成功过,基本做着做着就软
掉了,因为女人品质实在太差。所以当时就算是半个处男吧。
  后来毕业就出国了,下了飞机半夜,也没有人接我,为了省钱,我是自己办
的手续,没有找仲介。等我辗转到了那个城市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先去学校办了
手续。
  因为没有女朋友,所以一直专心学习,至少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第一次出
国语言问题也不是很大,那天手续办理的很顺利。
  我拿到了宿舍的钥匙。等我拉着两个大箱子来到宿舍时已经精疲力竭了。
  大门很重,我正费劲的时候,回来了两个中国女生,一高一矮,她们帮我进
了门。问我是新来的,她们很热情,问我在哪间房,我说了房间号。真巧,原来
她俩住在我楼上。我的这段缘分就是这时候开始的,和这两个女生。
  当时第一眼看到她俩我就惊呆了,她俩都很漂亮。
  个子高的女生大约有170往上,不是很瘦,有点丰满。个子矮的160左
右,比较瘦,但是她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也比我高一点。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女人缘,这方面一点自信也没有的。见到两个美女我有点
不知所措,很拘谨。
  个子矮的女生很开朗,全程都是她在说话,她看人的眼神也完全不拘束,也
可能看我是小孩子的缘故。个子高的女生相对安静些,没怎么说话,她气质很好,
第一印象甚至有些高冷的感觉。
  个子高的女生就是我后来的这位姐姐,为了方便下面我就称她姐姐了。
  另一个女生不知道称她什么好,她岁数比姐姐还大几岁,已经结婚了,我当
时也叫她姐姐,但在这里称她小姨吧。
  她俩帮我把行李推到房间,宿舍单元房一样,有两个房间。她俩告诉我只有
我一个人住,因为另一个房间被之前的人烧掉了。说也是个中国人,电锅放在房
间里煲汤人出去了,回来就全烧了。这事全楼人基本都知道。烧的不能住了,屋
子里有股焦糊的味道,说那个学生也被学校告了。她俩让我小心。
  我这人不善交际,一个人住到也觉得自在。送我进门后她俩就走了,小姨说
有事上楼找她们,就在我上一层相同的房间。
  当时傍晚,我泡了包带来的碗面,然后打开电脑跟家人联系。
  那年智慧手机和手机上网还不是很普及,都是在电脑上发QQ。我搞不清怎
么联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楼去问她俩。
  开门的是小姨。我问她,她说她也不太懂,都是姐姐给弄得。但当时姐姐在
洗澡,我能听到浴室里的声音,小姨说她们俩晚上有事要出去。然后她让我先用
她的电脑登录给家里报平安。
  於是我进了她的房间。我发现她屋里是张双人床,床上摆着几件衣服。地上
还几双高跟鞋,她大概是在选穿着。
  她退出了她的QQ,让我自己来。她是很开朗的,我一边发QQ,她一边和
我聊天,问了我的情况,我都说了。然后她简单介绍了一下她俩的情况:姐姐比
我大七八岁,在这里读研究生,来这边挺多年了。
  小姨比姐姐还大两三岁,是交换生,来这边一年,当时已经过了半年了。她
在国内已经结婚了,也工作过,后来辞了工作又来去念书,她说了是什么个项目,
但是我没记住。这也不是重点。
  这时候姐姐从浴室里出来,我在这里瞥见一眼,身上只裹着浴巾往房间走,
而我的房间就在她的下麵. 小姨跟她说:「XXX来了,你穿上衣服啊。」
  姐姐问:「他什么事?」
  小姨说:「给家里发个QQ,他不知道怎么连网,回来你帮他弄一下。」
  姐姐说:「明天再说吧。」
  小姨又说:「你今天别穿太高的鞋啊,跟你出去都看不见我了。」
  姐姐说:「那我穿平底的。」
  小姨说:「开玩笑啦,你穿吧,为的就是让你出彩嘛。」然后回来跟我说:
「行了,我去洗澡了。明天再给你弄吧。」
  於是我告辞出来。当时挺开心的,这么多年没有女人缘,突然被两个美女关
照了一下,心理挺舒服。想着也可能是在国外吧,同胞们会照顾一下。总之比国
内的感觉好很多,在国内她俩这么漂亮的女人都懒得理我,太势力,太物欲了。
  出国的第一天真的挺开心。
  回去之后晚上8点多,但我太困了,上床就睡了。我醒来时一看表10点半,
出了一身汗,当时是夏天,我关着窗子,被热醒了。
  这边没有空调。我把窗户大敞开,然后继续睡了。但是睡得不踏实,可能是
累了,一直做梦。又是换了环境不适应。睡到两点左右就睡不着了,我在窗口抽
烟。
  这时听楼上姐姐的房间里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想着是她们回来了。
  然后听到楼上窗户打开,是小姨的声音:「我先抽根烟,今天喝太多了。你
也真行,喝那么多酒还能开车。」
  之后是个男人的声音:「这点酒算什么,我也抽一根。」
  然后小姨的声音:「MM(姐姐的名字),你也来一根?」
  之后是姐姐在屋里的声音,我听不清,大概是说不要了,要去厕所。
  小姨说:「你没事吧?……哦,晕点是正常的。」
  之后,听小姨和那个男的在视窗又聊了几句酒挺好喝的话。
  过一会小姨说:「MM回来了,那我去睡了,你们聊吧。」
  之后是关窗的声音。能听到小姨走路的声音,从这屋走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这个楼很不隔音,楼上走路的声音非常清楚,当天下午刚进门的时候,就能
听到她们楼上开门关门走路的动静,白天不清楚,但是晚上很清晰,而且又是高
跟鞋的动静。
  她俩是在顶楼,应该没发现这一点,否则我估计她们应该会轻一些的。
  我一向很讨厌女人穿高跟鞋,因为我个子矮。当然这是个无理的要求,只是
我的想法而已。我看黄片也喜欢看日本萝莉这一类型的。
  当时我想,男人应该是姐姐的男朋友。今天出去玩,男人开车把她俩送回来,
小姨回屋睡觉,然后男人留在姐姐房里睡。
  我当时正想着,然后就听到了楼上床震的声音,隐约听到姐姐呻吟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难受想撸了。
  我刚要打开电脑。这时候又听到楼上的窗子被打开了,男人又在视窗点了烟,
气喘吁吁的说:「靠,你下面怎么这么紧?我从来没两分钟缴械过的。我第一次
遇见这么紧的小B……」
  这时我才知道,他们原来不认识,是第一次。我心里开始反感这位姐姐了。
  那男的又说:「你没爽吧?」
  姐姐说:「你说呢,两分钟你让我爽?」
  男的一阵傻笑,说:「不好意思,马上再来。」
  然后听到男人开始呻吟的声音,应该是姐姐在给他吹。在之后听到男人把窗
户关上了,过了一会有是床的响声。
  我不想再听了,我当时心理骂她是淫妇。
  我是比较典型保守的东方男人(当时),不喜欢女人主动开放的那种。而且
我也不喜欢个子高的女生,我总觉得女人应该矮小瘦弱那种。当然这也是我的无
理要求。但我没想到,我后来我也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2)
  后来又睡了一会,第二天起得很早,时差的缘故。
  起来之后无所事事,也不知道怎么上网。於是下楼在周边走了走,熟悉了一
下环境。在旁边的超市买了些东西。
  早晨起来已经听不到楼上姐姐的动静了,估计肯定是在睡。早晨起来鸟叫得
很响,上面的动静估计也听不到了。
  我想早些把上网的事弄好,但是要等姐姐起床才可以。
  熬到了快中午才听到楼上的窗户打开,好像又是男人在视窗抽烟的动静。姐
姐应该是起了,但是现在上去不太合适。於是熬到了下午。
  下午两点多我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走了,於是从行李中找了点带来的小食品
上楼去。
  我从楼梯走上楼的时候,看到从楼上走下个中年男人来,看样子45岁往上,
个子比我高一点有限,有点胖,一看就是老闆之类的社会上的人。嘴里哼着小曲,
手里甩着汽车钥匙。
  他下到我这层来坐电梯(顶层没有电梯,电梯只到我这层)。我上楼敲姐姐
的门,马上就听到小姨的声音:「怎么又回来了?」
  小姨开门,看见我楞了一下,说:「哦,是你啊。」
  这时我意识到,刚才我碰到的那个男人就是早晨和姐姐睡觉的男人,他刚走。
  我也奇怪,姐姐她为什么和这种男人睡觉,那人面相到是还可以,但是只比
我高一点,比姐姐矮了许多,岁数比姐姐大了应该有20了,难道是所说的乾爹?
但是他俩又是第一次,我当时搞不懂。所以我估计姐姐是为了钱,更瞧不起她。
  小姨看到我手里的东西说:「送给我们的?」
  我说:「是啊,谢谢你们帮忙。」
  她也不客气的接了过去,然后问我做什么。我说请姐姐帮我上网。
  她这才想起昨天的事。然后叫姐姐:「MM,你去给他弄一下吧。」
  我走进屋看到姐姐刚刷了碗。姐姐说:「等下,我去穿件衣服。」
  她穿着一件连衣裙,等她进屋出来之后衣服并没有变化,所以我猜她原本没
穿内裤,胸罩肯定是没有戴,能隐约看到。胸的大小大约是B和C之间,比较坚
挺不下垂。
  我虽然厌恶她放荡,但是不得不承认她是女神级的。站在一起比我高了半头
多,高冷,不爱说话。有一种渴望不可及的感觉。所以我更奇怪她为什么和那个
矮小的老男人上床,几乎是她父亲的岁数了。但是我男人的欲望还是控制不住地
偷看她,确实美。
  姐姐和我下楼,很快弄好了电脑。
  她说:「学校给你有张说明如何上网,你肯定有。」
  我说:「哦,不知道,给我的东西没有仔细看。」
  设置好之后,我要了姐姐的QQ号,然后我问小姨的QQ,姐姐说她记不住,
然后让我去自己问。
  於是我又和她上楼。
  进了她们屋,小姨正在吃我的零食,和姐姐说:「你也来吃,好怀念的味道。」
  然后问我,「你又来了?」
  我说想要她的QQ。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姐姐说她累就先回屋了。
  小姨和我又聊了一会。小姨非常开朗,大说大笑,说话也没有什么忌讳。她
问我:「没有女朋友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你昨天刚来,上QQ只给家里,没给别人,所以我觉得你没有女朋
友。对不对?」
  我不得不承认她是非常精明的女人。我承认了没有。
  她说:「姐我看人一准的。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哈哈!」
  我着实很尴尬,刚认识一天就问这种问题。我尴尬,当时脸肯定红了。
  小姨说:「哈哈,我说对了吧?是不是?是不是?」
  我觉得她的性格和王熙凤几乎一样,当时这个场景,使我想起了《红楼梦》
里王熙凤出场的那段描写。
  我支支吾吾的回答,「不是。」
  小姨说:「姐我不信。」然后她对屋里的姐姐喊:「听到吗?你快圆满了。」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屋里的姐姐说:「你安排吧。你的理论你给我办到底。」
  她俩在打什么哑谜我实在不懂。我起身告辞,实在太尴尬。
  出门的时候听小姨对姐姐说:「你快收拾一下,AA快来了。」
  后来很久才知道,AA是姐姐的男朋友。
  晚上我很早就困了,又是睡到11点多醒来上厕所。然后听到楼上床震和姐
姐的叫床声。
  当时就想,今晚因该是那个AA吧。
  上了厕所实在忍不住了。打开电脑撸了一发。幻想的是楼上的姐姐。虽然我
当时讨厌她,但是抗拒不了她的美丽和魅力。看着毛片,意淫着姐姐,想着楼上
的她正在被一个男人操,我就这样撸的。
  之后我就开始上课了。一个多月我没有上楼去找她们。
  虽然我想看美女,也想和小姨聊天。但是上楼总要有个理由,没有藉口不太
合适。
  这一个多月经常听到楼上姐姐做爱的声音,我也不知道她和谁。
  直到有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看电脑。突然听到楼上高跟鞋的声音,应该是
她俩玩回来了。没有多久就是大声的做爱的声音,叫声挺大,隐约能听到。
  这次的叫声竟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安静下来。之后听到开窗的声音,小姨
和姐姐在楼上的视窗点烟的声音,我悄悄凑到视窗,听小姨说:「怎么样,快死
了吧?」
  姐姐说:「不行了,第一次也最后一次。再和他玩我会死的。」
  很明显,在刚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姐姐和小姨跟一个男人3P了。又听小姨
说:「我介绍的人不错吧?品质不好的不会给你介绍的。」
  这也很明显,小姨之前和这个男人睡过,现在介绍给姐姐一起做爱。
  我真是无语了,中国人还是保守的,没想到出了国就放荡成这个样子。我原
本以为小姨是好人,没想到也是这样。
  她俩说话的时候,听到屋里有男人说外语,听不大清,但是小姨用外语回答
说:「你不用懂,我们女人的秘密。」
  想来那个男人问的是「你们在讲什么,我听不懂。」这个男人肯定是鬼佬了。
  我开始厌恶她们两个人。但实际的心情是觉得她们可惜,这么漂亮有气质的
两个女神为什么这么放荡呢?我搞不懂。就像可惜漂亮的女人为什么去拍毛片一
样。
  之后有一天我上楼找她们,为了问什么事我忘记了。还是小姨开的门,她的
房间离门口近。
  我进门看到屋里有个男人,学生模样,岁数感觉和小姨差不多,个子也不高,
和我似乎差不多。
  小姨对他说:「找我的。」
  然后把我带进她的屋里。跟我说:「这是MM姐姐的男朋友,嫉妒心强。所
以我说你找我的,你什么事?」
  什么事我忘了。事情解决之后我又和她聊了聊。
  我问:「MM姐姐有很多男朋友吗?」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失言了,果然小姨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其实是能听到楼上的声音知道的,但是这个我不能说。於是我说:「我猜
的,我觉得她那么漂亮应该有很多男人追她吧。」
  小姨没有在追问,她竟然换了个话题,问我:「你是不是也想追MM姐姐。」
  我赶忙说:「不是不是,她那么高我这么矮。我不敢想。」
  小姨说:「你不知道,MM喜欢个子比她矮的。他男朋友和你差不多,比他
矮。怎么样,姐我给你做个月老?」
  我说:「你别开玩笑,她不是有男友吗?」
  小姨挥了下手说:「切,你不懂。」之后好像我就离开了。
  那晚我又听到楼上姐姐做爱的声音,是和比她个子矮的男朋友了。
  后来的日子我就忙着上课,也认识了很多同学。
  有一次大家吃饭的时候,有个男同学说:「你们知道MM吧,我操过她。」
  我知道他说的是姐姐。他说:「小逼特别紧,爽!她某某地方有个痣,一看
就是淫妇的特徵。」
  有人问他,「操过几次?」
  他说,「就一晚,操了四次,后来就不理我了,但一晚就爽透了,不虚此生。」
  我虽然反感姐姐放荡的行为,但是更讨厌这个男生的做法,怎么可以这样讲,
操就操了,也不能出来炫耀吧。再后来又从别人那里听说了姐姐的事情。
              【未完待续】